冯凤举: 画画没有那么多规矩,关键是真爱

作者:冯凤举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9-01 09:38

冯凤举近照_副本.jpg

冯凤举

广西象州人,广西美术家协会会员,山水画家,漓江画派促进会常务理事,广西东盟艺术研究院、广西东西方美术院荣誉教授,现任广西艺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师从全国著名画家黄格胜先生研习中国山水画,深受导师影响,钟爱写生,作品深沉大气,笔墨酣畅,感情充沛,多次参加国家、自治区级展览并被多家研究机构和收藏家收藏。著有《黄格胜与教育》《黄格胜与漓江》《艺术的使命》《问道榕荫楼》等文艺理论著作多部。

《八桂脱贫攻坚图之伟大决策局部》中国画450×145cm 

广艺故事系列之《东南角拆迁》中国画综合材料 170×125cm(2016年)

广艺故事系列之《徐悲鸿纪念馆》中国画 69×56cm(2016年)

记得好像是2014年的“格物致知”展览,不知道谁为了偷懒出的馊主意,叫每一位参展画家写一句话,凑到一起作为展览的前言,我写的是“画画而已”。现在想来仍然觉得汗颜,那时候我刚刚拿起毛笔,对画理和技法一窍不通,不知道哪来的底气?可这句话又确确实实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听到这个提议,这四个字一下子就从我的脑子里蹦了出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无知者无畏? 

 我是从小在农村“放养”的,没有规矩,也不需要太多规矩。兄弟姐妹六个,一天从早到晚一大锅白粥,水多米少,清澈可鉴,没有点“竞争”意识,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哪还顾得了那么多规矩。村前有个几十亩的大池塘,洗衣洗菜、养鸭养鹅、饮牛喂马都在这口塘里,农村没有排污管道,生活废水都往这里流。当然,人畜粪便是舍不得排放的,要攒起来用做庄稼肥料。池塘有水利灌溉渠水补给循环,水质还不算太糟,也就成了孩子们戏水的天堂。农村孩子学游泳无师自通,自打我懂事起就在这个池塘里泡着,孩子们个个是浪里白条,从来没发生过溺水的事情。夏天满塘荷叶撑起来遮天蔽日,我们就钻进荷叶间去采莲子,摸莲藕,满是污泥的莲藕用水冲冲就生吃,也没听说哪家孩子闹肚子。荷叶的杆是带刺的,加上蚂蝗、水蛇出没,受伤流血是常有的事,对这些“野蛮生长”的孩子来说,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龙成柳神所守》 90x160cm

我六岁开始放牛,还没牛屁股高,背着斗笠走起路来直敲脚后跟。老牛通人性,不会欺负小孩,任我骑在它的背上撒欢,村边有河,水牛好水,夏天看见河远远就飞奔过去玩水,我也跟着下去游泳,日复一日,竟练就了过人的水性,四五十米宽的河面我扎个猛子就能潜到对岸,不带换气的。朝夕相处我和老牛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有一次,我玩得太累在野外睡着,天黑了老牛寻我不着径直回家通风报信,父母见老牛回家我没回急坏了,农村迷信,整个家族打着火把,敲锣打鼓到我平时放牛的荒郊野外找我,说来有点渗人,竟然是在我家祖先的一个坟堂前面找到睡得正香的我,以至于后来这头老牛耕不动了被卖给牛贩子的时候,我伤心地哭了三天,至今不能释怀。

放牛娃更没规矩,山上什么果子熟了就摘什么,地里什么庄稼熟了就吃什么,花生、黄豆、玉米、红薯、芋头,在田间地头生起火烧熟了就吃。村民纯朴,掰个玉米、拔棵花生是不能算偷的。十天半个月见不到肉腥,馋了就自力更生整点野味,飞鸟走兽河鲜,青蛙、老鼠、蝗虫、蜂窝,上树掏鸟蛋,下河摸鱼虾,被虫咬蜂蜇是常有的事,倘若遇到毒蛇就是走了大运了,毒蛇值钱,农村成年男子不会徒手抓蛇是没出息的,所以类似人遇到毒蛇要躲开这样的基本安全常识在当时看来都觉得是懦弱的,更不用说下河游泳。现在我走村串寨去写生,大家都很好奇,为什么农村的土狗看见我都会摇头晃脑走过来示好,因为我读得懂狗的情绪,甚至精通“狗语”。

《红土地》97x180cm

《那片湖》中国画 90x180cm

最可怕的是“双抢”,那时候没有机械耕作,全任肩挑背负。三伏天在火炉般的烈日下抢收抢种,泥水和汗水湿了干,干了湿,没有人叫苦,因为不能按季节耕种下去,就意味着下半年没有收成,一家人就得饿肚子。这种魔鬼般的历练让我在后来的人生字典里再也没有苦字,相对于“双抢”,加点班熬点夜都不值一提。

这种“野蛮生长”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天不怕地不怕,不怕苦不信邪。当然最大的问题是有点“浑不吝”,这种愣劲在人际交往中往往会吃亏,但对于做学问来说,不谄媚权势,不迷信权威,却让我受益匪浅。

《象江秋雨》冯凤举90x180cm_副本.jpg

《象江秋雨》 90x180cm

我没有科班学习画画的机会,科班学习中国画,一般从基础造型能力开始,老老实实按照芥子园画谱古人总结的图式入手,山、石、树,云、水、气,然后是笔墨技法,想再提升一个层次,就需要去研究晦涩的中国画论。中国美学的源头是中国哲学,从山海经到孔孟老庄,从天马行空的浪漫神话到云山雾罩的阴阳虚实,从三远到六论,“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 “春山如笑,夏山如滴,秋山如妆,冬山如睡”,气韵是什么,传移怎么传?春山是怎么笑的,冬山是怎么睡的?这些被奉为宝典的画论,基本上没有操作性,全凭画家悟性。遗憾的是,高考两三百分的艺术考生要读懂这些玄之又玄的文字实在太过勉为其难。所以,画家最后比拼的是学养,要学懂悟通,还是董其昌那句话,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我大学是学设计的,进大学之前学了素描色彩的皮毛,进了大学就开始用鼠标做设计,再也没有机会拿起画笔。毕业后在学校从事宣传和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这份责任推着我去研究马列,关心时政。十多年下来,按部就班当了科长、处长,年轻时曾经迸发的艺术激情早被没完没了的会议、材料、加班、应酬消耗殆尽。

黄格胜教授写生示范_副本.jpg

黄格胜教授写生示范。作者供图

正当我以为画画这扇门已经彻底关死的时候,命运又给我悄悄打开了一扇窗。2012年,我在校团委书记位子上干得风生水起,学校一纸调令把我弄到桂林校区工作。广西艺术学院桂林校区坐落在桂林市雁山镇的一个小山坡上,校园面积只有30多亩,学生200多人,这点工作对我来说不在话下,习惯了忙碌的我一下子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像失去引擎的飞机漂浮在茫茫夜空,我不甘寂寞,带领兄弟们开办了国家画院和漓江画派研究院黄格胜高研班,创办了漓江画派学院。黄格胜先生经常在这里传道授业,耳濡目染,内心那颗艺术的种子又开始悄然发芽。我向黄格胜先生求教,像我这样没有造型能力,也没有任何国画基础的“小白”,38岁了,起步这么晚,还能不能学习中国画?他回答说,只要想画什么时候都不晚,你起步晚,但是你起点高,有谁一开始就能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直接学画画?他感慨道:“学习中国画没有规定的路径,中国历史上大器晚成的画家不在少数。我在30岁考上研究生之前,只有初中文凭,在小县城里没有老师也没有资料,拜师无门,求学无路,就凭着一腔热情,靠抄大字报画领袖像自学成才,国、油、版、雕、连环画我都尝试过了,画画没有那么多规矩,关键是你是不是真爱!”

我醍醐灌顶,重启引擎,开始背着画夹跟在黄格胜先生后面和来自全国各地的高研班画家们一起四处写生。半路出家,这倒让我少了很多负担,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束缚,轻装上阵,敢于丢脸,甚至热爱丢脸,画好了是惊喜,画不好是情理。起步晚了就比别人更勤奋一点,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在校园里写生两个小时再上班,中午练字,晚上临摹传统,工作之余的零星时间看画论,节假日有整块的时间就外出写生创作。六点钟准时起床,见缝插针画画练字、读书写作,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天道酬勤,不出两年,我的作品渐渐入选全国全区的一些重要展览,获得了广西美协会员的资格,得到了业界的认可。

作者与黄格胜导师合影_副本.jpg

作者与黄格胜导师合影。作者供图

2017年,我从桂林校区调回南宁工作,开始接触到不少职业油画家,在和他们交流的过程中发现油画的绘画介质十分丰富,生活中目光所及的材料几乎无所不能入画,综合材料的运用丰富了绘画的语言,也大大提升了油画的表现力。油画可以是二维的,甚至可以是三维的,相比而言,中国画几乎就是平面的。“野蛮生长”的童年培养的愣劲又来了,油画能够用综合材料,国画凭什么就不能?

《雨落青山后》中国画 90x180cm

《千古雄关》中国画综合材料170×150cm_副本.jpg

《千古雄关》中国画综合材料 170×150cm

说干就干,但一开始就陷入了困境。油画用的是布面、纸板或者木板,国画用的是宣纸,普通宣纸一湿水就软了,根本不能承载材料的重量,如果不用宣纸又会失去水墨的韵味,那就不能称之为国画了。经过不断尝试,我将目标锁定在粗纤维手工宣纸上,在实践中慢慢熟悉材料特性,寻找各种材料和水墨之间的最大公约数,画面既要有综合材料的视觉性,又有传统文人山水画的人文意境,还要确保相对统一的艺术风格,多种材质做到深度融合,没有违和感。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试着创作了一批抗疫题材的综合材料作品,逐渐有了一些体会。正赶上全区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及纪念昆仑关大捷81周年艺术作品展征稿,我很激动,因为我爷爷参加了昆仑关战役,小时候常常听爷爷说起这场战役的惨烈和悲壮,是他们用自己的铮铮铁骨捍卫了中华民族的尊严,每次到昆仑关采风写生,面对巍峨的雄关和延绵的群山,我都心潮澎湃,仿佛看到英雄们踏着铿锵的步伐从城门里走出来,义无反顾地奔赴战场,我以此为主体构思了一幅《千古雄关》。为了表现战争给人类文明带来的戕害,我在纸本水墨的基础上融入了双灰粉、乳胶、泥浆、矿物颜料等材料,用草木灰营造出令人窒息的战场硝烟氛围,使被轰炸后残垣断壁质感更加逼真,用泥浆直接泼撒泥泞的道路,利用水墨与材料的冲撞,在经意和不经意之间刻画城门细节和战士们冷峻的表情,再现战争的残酷,提醒人们不忘国耻,珍视和平。小试牛刀,作品顺利入选,说明我的探索得到了同行评委老师们的肯定。

《广西农民运动讲习所旧址》中国画综合材料 100×77cm(2021年)

《中共广西省工委旧址.桂林》中国画综合材料 100×77cm(2021年)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我想用我自己努力探索的,虽还带着幼稚的技法创作一批关于广西红军题材的作品,举办一次个人展览,用实际行动讲好广西故事,向伟大的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献礼。

回顾我学画的经历,感受最深的就是,学习绘画没有什么捷径可走,少走弯路就是捷径,但是每一条路都需要自己去跋山涉水,从荆棘丛生中踩出一条路来。并没有规定先读万卷书还是先行万里路,如果没有农村“放养”的经历就没有我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可以一身泥水玩材料,可以烈日下挥汗写生;没有大学设计思维的训练就没有我的创意精神和空间思维,不守成规大胆逾矩;没有行政工作的经历就没有我掌控画面的全局观和文以载道的使命感。不怕苦,作品就有了难度;敢创新,作品就有了高度;有担当,作品就有了深度。所以画画不需要有太多的规矩,画画而已,没有什么金科玉律是不可逾越的,传统是死的,人是活的,你只有打破传统,才会形成新的传统。但是打破传统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必须先了解传统,站在传统的肩膀上创新,这就需要大量的读书实践,厚植传统学养以期薄发。乱云飞渡亦从容,相思湖畔慢读书,在浮躁的繁华中熬得住孤独、耐得住寂寞需要持久的动力,动力从哪里来?正如黄格胜先生说的,要真爱!

《贵州苟坝会议旧址》中国画综合材料100×77cm(2021年)

《东兰革命委员会旧址》中国画综合材料100×77cm(2021年)

冯凤举艺术档案:

2014—2015

2014年,作品《红七军政治部旧址》入选由中国美协主办、在中国美术馆展出的“小平的足迹——漓江画派走进百色”美术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2014年,作品《老蕉情》入选“发现雁山”中国画名家邀请展。

2014年,作品《雨遇江村》入选广西区人民政府第三届广西美术作品展。

2015年,作品《时往溪水间》入选中国百名画家百名书法家精品展。

2015年,作品《翠屏五指风光》入选诸葛亮文化——第三届广西中国画名家邀请展。


2016—2017

2016年,中国画作品《欲与天公试比高》等系列作品参加“漓江画派丝绸之路行”写生作品展(南宁)。

2017年,中国画作品《金关银锁》等系列作品参加“漓江画派丝绸之路行”写生作品展(桂林)。

2017年,作品《山中无四季》入选诸葛亮文化——第四届广西中国画名家邀请展。


2018—2019

2018年,作品《独上高楼看云薄》等参加格物致知——黄格胜研究生教学展(元宝山篇)。

2018年,作品《山村新雨后》等参加漓江画派黄姚行——中国画写生作品展。

2018年,出版著作《黄格胜与漓江——黄格胜艺术理论研究》(广西美术出版社)。

2019年,作品《印象花山》入选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中俄建交七十周年“东方来风—广西东西方美术世界巡回展”并被东西方美术院收藏。

2019年,作品《得天地浩气》入选中国水墨画学会、广西书画院“水墨的转向·中国当代水墨邀请展(第十站 南宁)”在广西书画院美术馆展出。

2019年,《仙人桥》等三幅作品入选自治区政协“壮美广西——漓江画派作品展”(中国美术馆)。


2020—2021

2020年6月,作品《天地长且久》等两幅作品参加桂林美术家协会“芦笛春晓—当代艺术名家写生作品邀请展”。

2020年2月,作品《数大钱》参加广西美术出版社2020猪年迎新书画作品展。

2020年1月,《象江秋韵》等三幅作品参加广西书画院“毓秀古郡,壮美象州—象州籍书画艺术家优秀作品巡展”,先后在广西书画院、桂林美术馆、象州县体育馆等地展出。 

2020年6月,出版著作《艺术的使命——漓江画派形成和发展研究》(广西美术出版社)。

2020年8月,出版著作《黄格胜与教育——黄格胜艺术教育理论研究》(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20年2月,作品《种粮难种草养些羊》入选自治区人民政府“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2020广西艺术作品展,在广西美术馆展出。

2020年12月,作品《昆仑关1939》入选广西美术家协会“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及纪念昆仑关大捷81周年艺术作品展”并在南宁市图书馆、昆仑关战役博物馆展出,被收藏。

2020年12月,论文《梦幻家园》在省级期刊《歌海》2020年第六期发表。

202年2月,作品《牛欢喜》参加广西美术出版社2021牛年迎新书画作品展。

2021年5月,参与广西艺术学院、广西书画院、漓江画派促进会庆祝建党百年历史题材百米长卷《八桂脱贫攻坚图》创作,执笔主创开篇“伟大决策”部分。

2021年6月,受邀参加柳州市委宣传部庆祝建党100周年“生态龙城”杯中国画大赛评委工作,创作作品《龙城柳神所守》参展。

2021年7月,作品《红土地》等入选桂林美术家协会“芦笛春晓—当代艺术名家写生作品邀请展”。

2021年7月,论文《论地域性风景资源对广西风景绘画的影响》发表在省级期刊《美术界》2021年第七期。

2021年8月,论文《漓江画派的时代价值》发表在省级期刊《大众文艺》第十六期。

2021年8月,论文《论黄格胜作品的浪漫情怀》发表在北大核心期刊、CSSCI 南大核心期刊《南方文坛》2021年第5期。

2021年8月,作品《临阳联队》入选“翰墨华章—2021广西美术作品展”,在广西书画院展出。

2021年8月,作品《觉醒》入广西艺术学院学党史、跟党走——漓江画派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专题作品展。

《桂林保卫战宣传标语墙》中国画综合材料100×77cm(2021年)

《红军长征哈达铺司令部旧址》中国画综合材料100×77cm(2021年)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到北海开阔视野

哪一天,思路有些狭隘了,眼光有些短视了,行动有些懒惰了,不妨披月乘风,到北海走一走看一看,也许会有治愈的机会。

文化 2021-08-31 10:30

大河上下

河之下的精灵,与河之上的美好,让这个小小的地方,绵延着生生不息的人间烟火。

文化 2021-08-30 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