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纪行(组诗)

作者:彭桐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9-02 10:56

题记:2021年7月25日至29日,广西作协和北海市文联等联合主办的“向海之约”——百位名作家北海采风活动举行。本人由大别山走出,20余年一直工作生活在海口,与北海隔琼州海峡相望,有幸作为首批成员受邀参加此次活动,也是第一次游览北海,一路有感而发,特作一组小诗作为珠城乐行纪念。

1448270284307659_副本.jpg

北海老城印象。 刘洪兵 摄

走过北海骑楼老街

 

以身探测过生活海洋的深浅

心被人性的火山口炙烤过

就想把自己走成一条百年老街

 

抖落肩头残留的灰尘

让时间的雨水把脚底冲刷干净

任平铺的青石露出思想的光亮

看头顶上女儿墙的檐角玉树临风

高高翘起不朽艺术的魅力

 

走过珠城一段骑楼老街被风提醒

身后的历史是被保护的文物

妄想横行的车辆禁止入内

张开怀抱只迎接寻缘文明人

 

像从旧梦中回过头来

前面等待我的

还有一个爱上另一个

新的十字路口

 

看银滩记

 

潮涌地球

我只盯这一片海

心贴向一朵浪花的唇

 

所有的路消失于大海

所有的希望又起源于航道

 

我们可以捕获种种潮声

谁又能捧起缔造各类妙音的地球

 

只需攀借云的高枝看一眼

心就怒放成珊瑚的脸

 

我致敬一只在银滩上筑巢的螃蟹

它深爱上这片有思想的海

从早到晚享受着

一次次阳光和潮水的冲洗

 

乘邮轮赴涠州岛

 

一个念想发酵成奢望

我凭窗趴望成长颈鹿的雕像

12岁女儿满舱飞来掠去地张望

一只欢喜鸟把“奋进号”乐当暖巢

 

当驿动的心随播音讲解的妙音安静

微闭双目进入婴儿时光

疾行的邮轮顿成温馨大摇篮

波纹之手将它轻轻晃荡

诗意的云朵飘流天上

 

钢铁吃水的音响、鸥鸟的鸣叫、风的舞蹈

不约而同演绎混声合唱

大海,这位深情慈爱的母亲

正把我们捧向梦的天堂 

 

女儿与海

 

海也捉摸不透的浪花

时而在远处高傲竖起鲸鱼背

时而在浅滩雀跃,扑上礁石额头倒挂瀑布

你来不及眨眼辨识

它又兴奋,塞大把碎银于横斜的岩底

并从中不断地掏出灌耳的雷鸣

 

在涠洲岛月亮湾的天然船梢

我不能用看似不朽的木栈栏将自己围紧

也无法收住像海鸥总是奋力展翅的思绪

只好盯面前浪花与阳光在礁岩脖子上极速缠绕的虹

把老人与海的故事当作龙宫的童话

细细阅读,渴求一生品味

 

还夸张地想象自己,若是一座沧桑的海

我那乳香未干游鱼般自在滑行的女儿

即是不羁的浪

我尚在水边等候夕阳

她已奔涌上有白云降临的山顶


DSC09208_副本.jpg

涠洲岛夕阳。覃冰 摄

石螺口的夕阳

 

进入螺口的广阔天地

海表现得格外欢喜

用一拨又一拨浪的大小拳头

反复击打涉水者的腿肚

 

人有时正是大自然设定的目标

任由风和浪以及风浪衍生的万物

进行自我力量储备的练习

 

当麻痛的感觉由脚底向胸口升腾

透过海水诗意朦胧的眼睛

你会不经意地看见

正躲向西天云层的那个老顽童太阳

精瘦的脸庞

晒出了几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去涠洲岛智慧书屋途中

 

直到一场射穿大地的雨后

岛上的清晨才露出本真面目

路边的一棵树才找到宁静

一片海才按自己的节奏呼吸

 

我们一群寻找诗意的人

才像蜗牛一样列队

爬向一本已经打开的神秘书

 

我从昨夜的梦中走出

触摸和太阳一起升温的脉动和心跳

在行走中,看看天空的亮

又看看树梢荔枝的眼,海岸礁石的背

决定把自己当成他们的一部分

学会再次用灵魂的钥匙打开心室

让内心的原野重新放牧牛羊 


 DSC09139_副本.jpg

涠洲岛的碧水与青山。覃冰 摄


海角亭的潮

 

一艘运载历史的船在云影下搁浅

笔直的海角碑仍是挺立的桅杆

砖石泥交织凝就的门窗如老人耳目

残留着时光的浪花冲刷的伤疤

 

被迫停驶的船曾是繁华的驿站

门前便是千帆竞翔的海湾

谁也没料到潮水退得那么快那么远

再也不见潮进退的海螺依留门坎

 

探寻文物的人潮泛起

传说却随风而去,闲言也如尘堆积

唯见苏东坡的“万里瞻天”光鲜如初

深嵌在亭墙的肩膀

如同颁发给老船长的一枚勋章

在众多不忍离开的眸子里显影放大

在乐于厮守的心海熠熠闪光

 

(作者简介:彭桐,安徽人,供职新闻单位,全国优秀新闻工作者,地方文史和苏东坡文化研究者。海南省作协副秘书长、海口市作协常务副主席、海南诗社副社长、海南省青年作协和海南省青年文艺人才协会副主席。有文学作品在国内外报刊发表,主编多部文集,出版个人文学作品5部)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老屋

老屋不多,只有四间,这是父亲当年最骄傲、最自豪的杰作。

文化 2021-09-01 15:37

到北海开阔视野

哪一天,思路有些狭隘了,眼光有些短视了,行动有些懒惰了,不妨披月乘风,到北海走一走看一看,也许会有治愈的机会。

文化 2021-08-31 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