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 柳东新区:梦想开花的地方

作者:​何开琦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9-13 10:19

新城早晨_副本.jpg

柳州市柳东新区沐浴在晨光中。廖婧供图

柳州市柳东新区,是一片富饶的热土。这里是“广西柳州汽车城”所在地,不仅“五菱神车”,“东风柳汽”“一汽柳特”和广西汽车集团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地都坐落于此。

“汽车梦”是许多家庭、很多年轻人的梦,也是小康生活里一个缤纷的梦。在上汽通用五菱宝骏基地,在长达3公里的总装生产线上,摇着长臂的机器人有序地把粗重的发动机、门窗、座椅、轮胎……一 一装在汽车底盘上,每一分钟就有一辆汽车从生产线上开下来,让参观者目不暇接、叹为观止。而操作这些机器人的都是清一色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年轻人,平均年龄只有20来岁。这些年轻人有3800人,由汉、壮、瑶、苗、回、侗、土家等17个民族组成,少数民族人数超过1500人。每一天,这些年轻人从温暖的“宝骏家园”出发,走进朱红色的宝骏生产车间,上万种汽车零部件经由他们的手里奇妙地排列组合成一辆汽车,那种和谐有序铿锵有力的操作,仿佛是在团结协作演奏一曲美妙的乐章,乐章的名字就是《汽车进行曲》。

每一年,都有上百万辆的汽车从这里下线,然后被装上火车、货运车运往全国各地,进入各个家庭,让许多家庭或个人的“汽车梦”遍地开花。

如同一辆汽车由许多零部件组成一样,柳东新区也怀揣着百花齐放、万紫千红的梦想。

柳州一阳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吴振国是一个瑶族汉子。十年前,他从湖南来到柳东新区的时候,这里还是一片甘蔗地,但是柳州的“五菱神车”已经跑遍神州大地,特别是“五菱之光”累计生产已经超过了500万辆,被誉为“地球上最重要的一款车”。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当时的柳州竟然没有一家生产汽车轮毂的企业。吴振国看到了这个商机,于是他怀揣“造出世界一流水平的汽车轮毂”这一壮志,于一个春雨绵绵的日子来到了柳东新区。

租下了3000平米的厂房,吴振国开始招兵买马。凭着他在深圳、上海积累的丰富工作经历,当年就生产出广西本土的第一批铝合金汽车轮毂。这令上汽通用五菱的高管十分开心,想起2008年南方受到冰冻灾害时,由于物流不能及时地把外地生产的汽车轮毂运到柳州,导致总装生产线差点停产的状态,上汽通用五菱连忙让吴振国快马加鞭,尽快形成批量生产。吴振国没有让人失望,第二年就生产出36万套的铝合金汽车轮毂,产值达到3000万元。

2012年,宝骏生产基地建成,上汽通用五菱自主研发的宝骏轿车下线,很快就成为汽车界的黑马,在市场上独领风骚。汽车轮毂需求突然暴增。幸福来得太突然,吴振国还没从惊喜中缓过神来,烦恼就随之而来——流动资金不足。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吴振国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最终他思前想后,决定向柳东新区管理委员会寻求帮助。新区管委会没有让他失望,通过努力协调,以公司的应收账款质押,帮助他从银行贷到500万资金,顺利渡过了难关。

2014年,柳州一阳科技有限公司不仅仅在柳州站稳了脚跟,而且还配套到重庆长安和北汽福田两大汽车品牌,产品开始飘洋过海,出口澳大利亚,成为业界的一个传奇。那一年,吴振国铆足了劲,在柳东新区买下了100多亩的土地开始建设新厂区,只用了4 个多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厂房建设并进行试产调试,创造了“一阳速度”,吴振国荣获“广西五一劳动奖章”。2018年,柳州一阳科技公司年产汽车轮毂超过500万套,年产值超过10亿元,成为深圳比亚迪、上海特斯拉的配套商。瑶族汉子吴振国的梦想成真,他常常满怀感恩之情,说:“柳东新区是我的福地,给了我一个发展壮大、成长进步的平台。”

《腾飞的柳东_副本.jpg

夜色中的柳东新区。廖婧供图

柳东新区的主干道新柳大道,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每一天,壮族嫂子周玉红都与同事在这条路上做保洁工作。

周玉红是柳江县人,1984年嫁到柳东新区的双仁屯以后,她和爱人覃海州守着不到一亩的土地,靠种甘蔗养育着三个孩子,日子过得紧巴巴,勉强能够解决温饱。随着三个孩子的渐渐长大,周玉红越来越发愁了。许是经历了生活的苦难,她的孩子都格外努力读书,从小学到中学,每个小孩的成绩都非常优秀,在学校名列前茅。到了大女儿覃婉玲上高中的时候,周玉红不得不考虑这么一个问题,女儿考上了大学怎么办?如何筹措到供给小孩读大学的钱?真是愁死人了。

2010年,一位特别的女商人全知音从深圳来到了柳州。全知音在柳东新区注册了一家名为“升禾环保”的公司,开始招兵买马。文化程度不是很高的周玉红,看到招聘的岗位是扫地做保洁,便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毫不犹豫地报了名。被录用后,周玉红开始每天穿着“升禾环保”的红色马甲穿梭在路上。每个月两千多元的工资,让她送女儿上大学的资金有了着落。更让她喜出望外的是,这家似乎不被别人看重的公司,2014年居然在北京“新三板”上市了,周玉红一跃成为了上市公司的员工。

柳州园博园建在柳东新区,和周玉红住的双仁屯就隔着一条新柳大道。园博园里小桥流水、草木繁盛,是柳州人散步游玩的好地方。曾经有一段时间,周玉红负责园博园门口那一段路的保洁工作。每次看到有人一边走路一边嚼甘蔗或是吃其他瓜果,周玉红就会递给对方一个袋子装垃圾。对方感激地向她说谢谢,周玉红则会回说:“是我谢谢你。你把垃圾收拾好了,我的工作也轻松了。”这个朴素的想法让周玉红感到十分自豪。她从来没有觉得扫地是一件不光彩的事,这里毕竟是自己家的门口啊!能通过自己的双手,让自己的家口门,自己的家乡每一天都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这难道不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吗?

50岁,周玉红到了退休的时候。因为公司为她和同事买有“五险一金”,退休了她也不担心失去收入来源,这是周玉红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但是,虽然年纪到了,但她觉得自己身体还硬朗,还想继续工作。当周玉红把想法告诉全知音的时候,全知音当即便同意了,还让她担任了班组的组长,带领16位从广西各地来的壮嫂、苗嫂、侗嫂负责新柳大道的保洁工作,而且再增加工资,每个月领到手的超过5000元。2020年,周玉红的三个孩子各自顺利地完成了学业,找到了工作。回想这十年的艰辛,周玉红感觉像做梦一般,逢人就说:“在公司,一块钱可以吃到早餐;两块钱可以吃到中餐。每个月有几千块的工资。这是我一辈子做梦都想不到的生活。”

2020年6月18日,柳州市二职校“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民族非遗集市活动。_副本.jpg

2020年6月18日,柳州市二职校“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民族非遗集市活动。廖婧供图

2015年,侗族少年林俊到柳东新区城市职业学院求学。林俊本是抱着学习掌握一门技术,以后可以在工厂里打工养活自己的想法而来。到了学校后,林梭才发现学校里竟然有一个专业是侗族木构建筑营造技艺。这是林俊再熟悉不过的行当了,因为他的爷爷在家乡就是建风雨桥和鼓楼的。这是侗族一个颇具神秘意味的行业,这些被称为掌墨师的人,建造那些榫卯结构建筑,都没有预先画好的图纸,也不用一颗钉子,只是凭着几根竹签,和竹签上的十二种符号,就可以把一座风雨桥、一座鼓楼、一幢木楼建设出来。在家乡,林俊的爷爷曾有一个壮举,就是当年在岩寨和平寨之间建风雨桥的时候,爷爷和另一位掌墨高手,各自按照符号给予的提示和规律,从左边和右边分别建桥,建到中间,这座桥竟然完全吻合。后来这座桥称为“合龙桥”,至今依然在侗寨里供村民使用。

林俊想不到,在柳州城市职业学院里,老师竟然还开设传授爷爷做了一辈子的这门手艺。但是,学校和爷爷他们研究传承并不是全然相同。校方邀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杨似玉到学校里传授侗族建筑的常识,学院的副院长刘洪波教授又在此基础上做了一些发展。刘教授对木构建筑是下过真功夫的,他写过专著《侗族风雨桥建筑与文化》《三江县侗族自治县侗族木构建筑营造技艺调查报告》,而且还有多项发明专利和实用新型专利。林梭跟着刘教授学习用激光扫描、无人机航测等先进的技术对侗族的建筑进行数据采集,并进行数据改造,传承且发展了老一辈的传统做法。林俊才真切感觉到了古老的手艺竟然还能可以用其他创新的方式来完成。在学院学习的那三年里,林俊前往湖南、贵州做了大量的调查,也回到三江侗族自治县和柳城县参与了古建筑的保护和修复。每到一处,他都受到当地群众的欢迎和喜爱。2018年,林俊大专毕业,学院留他下来,专业从事民族建筑的设计与保护,林俊还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百疆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从一位懵懂少年华丽转身变成了企业老板,学院帮助他实现了一个创业者孜孜以求的梦想。

一千多年前,柳宗元从遥远的长安来到柳州,当时,面对这片蛮荒之地,他写下了《柳州峒氓》记录少数民族陌生奇异的生活;在他郁郁寡欢的时候,曾经登上城楼,看到千山遮目,江河弯曲,禁不住浩叹“城上高楼接大荒,海天愁思正茫茫。惊风乱飐芙蓉水,密雨斜侵霹雳墙。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共来百越文身地,犹自音书滞一乡。”千年以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岭树重遮江流弯曲的地方,在柳江的两岸,柳州各民族共同努力团结一致,建设了一座汽车城,而且还诞生了万紫千红百花争艳的梦想。个人梦、民族梦、中国梦,在这里美梦成真,生生不息。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 千弹万唱话团结

在三江生活的侗族群众,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与包括汉族在内的其他民族群众共同生活,互相学习,互相借鉴,创造了富有本民族特色的丰富文化,续写了民族团结共进的新篇章。

地方 2021-09-08 09:31

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 | 百家宴 万家情

百家宴是侗家人热情好客、团结友爱、和谐大同的文化象征。要保护和传承百家宴,不是沿习这一设宴的形式这么简单,而是要保护百家宴在每一个环节里深藏的文化内涵。

旅游·视觉 2021-09-08 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