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陶壶里的绿色涛声

作者:阿慧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11-02 15:41

1588123692238365.jpg

停靠在滩涂上的渔船。覃冰 摄

在这位年轻的波斯商人看来,那轮刚从海水里娩出的朝阳,就是一颗鲜亮圆润的大珍珠。想到即将得见世界上最好的中国珍珠,他站在船头兴奋地拍了拍手,清脆的掌声打破了海面的宁静,他听到大船划破水面的嗤嗤声。

海风掀动波斯商人白色的长袍,脚上的黑色短靴,已被不断溅上甲板的海水泡成了浅灰色。他顺手摘下头上那只圆顶宽边小帽,发现海上酷烈的阳光,已经把帽子蓝绿的底色晒没了。这时,海风撩起他齐耳的黑色卷发,初日的光亮,映照在他蓄着圈面胡须的脸上,高挺的鼻梁上晃动着一条红黄的虚线。“哦,真想不到,从家乡波斯出发到中国的海域,我们已经在海上航行七八个月的时间了。” 尽管他这么感叹着,但那双长着弯弯睫毛的大眼睛,却在深陷的眼窝里,闪烁着无法比拟的怡悦的光芒。

太阳跳离海面有桅杆这么高了,朝霞活泼泼地铺展开来,天空和海面被七彩的云霞渲染。

“看呐!这么多的丝绸。”他朝彩霞挥舞着手臂,一脸灿烂地说。是的,在他五岁那年,有幸看到来自遥远中国的丝绸。那天,海湾里风平浪静,他站在外交官父亲的身边,见一队满载金饼、丝绸、珍珠的中国大船飘然而来。他在回忆起当年的感觉时这么说:“像是一朵云做的船,忽然来到了我面前。”

那天傍晚,当父亲小心地展开一匹华美的丝绸时,他听见他变了声调地嘶喊:“啊!谁能回答我,这难道不是天上的云彩?”

从此这个波斯少年的心中,就生长出一个远航的梦想,他常常朝着中国船返航的方向遥望。

“那是一个神奇的国家。”他在心里这么说,“那是一个非凡的国度。”

他还不断地叮嘱自己:“沿上这条铺满丝绸的路,到海的那边去。”

就这样,他在期待中长大了,成长为一个勇敢的商人。

他来了,跨越险象环生的海峡,躲过杀人越货的海盗。

“呃,看呐!陆地,中国!”他用暗哑的声音喊。海岸上正是中国东汉的合浦郡。

海水怯懦地消退在身后,年轻的波斯商人,带着五十多个随从、奴仆上了岸,一队穿着长靴的大脚,踏上了草鞋村码头的木板路。来自异国的他们,满眼满心的惊奇,码头上千帆云集,桅杆如林;滩涂边百鹤振飞,绿树成荫。男女老幼身着五彩汉服,有的袍服,有的短衣。尤其是妙龄女子,上襦下裙,右衽偏襟,作褶纱裙,飘摇如仙。发髻高挽,珠钗颤颤,娇羞盈面。还有那一条条热闹古朴的小街,一道道铺满沙石的村路,一家家风雅别致的客栈,还有散发着阵阵果香的香蕉树、芒果树、木菠萝树,无不让波斯商人们眼花缭乱,心醉魂迷。

波斯商人入住客栈后,很快找到一位当地的商人当翻译。这汉商的祖上原是中原人,后被朝廷流放到这里。汉商见多识广,还会说多国语言,但他只经商不为官。波斯商的到来,汉商给予他多方面的帮助,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帮助他与当地官民互换货物。

有这么一段时间,合浦郡的大街小巷,游走着一群高鼻深目的波斯人,他们肩背大包裹,左手抱毡毯,右手提陶壶,在街边、树下,或走或站。有时遇到搭讪的汉人,他们就把背上的包裹放下来,把蒙在外面的毡毯打开,随即露出一个精巧别致的小货箱,货箱上有多层木制槅子。人们好奇地围过来,想看看这大胡子的货箱里究竟卖的什么药。当大胡子逐一敞开木槅子时,女人们的惊叫声接连响起。她们看见了一盒盒异域宝物,有琉璃、有水晶、有玛瑙,有琥珀,个个光彩熠熠。还有一包包散发着异香的香料,有檀香、龙涎香、安息香,香气怡人。

大胡子一阵手忙脚乱,或买或卖,或交或换。当他把换得的金银和珍珠,藏置在袍子里,把布料和药材捆在毡毯里,这才用右手提起身旁的小陶壶。陶壶里灌满了葡萄汁,有时候也只能装些水,大胡子边吃面包边喝葡萄汁,而后,提上小陶壶,背着小货箱,继续游走。没多久,提着陶壶的波斯人,就成了他们在合浦、在中国经商的一个特殊标志。

DSC02999_副本_副本.jpg

合浦汉代文化博物馆展出的波斯陶壶。覃冰 摄

波斯商人也随身携带一只大陶壶,汉商只瞄了一眼,就被它的美给撼动了。这陶壶的体积可不小,立起来,有他的半条胳膊这么高。壶的肚子也不小,圆鼓鼓的,他张开双掌也揽不住。壶的脖颈很优美,像一只小鸭子的短脖子,壶嘴向上圆张着,壶唇肉肉的向外翻,看上去可爱又质感。壶的手柄像一个倒放的树杈,一头插壶肩,一头扎壶脖。汉商忍不住凑近看,那手柄上竟然装饰着两道凸纹,壶肩上还装饰了两圈宽带纹。

“这壶做得真够精细的啊!“汉商一边赞叹着,一边从壶口往壶肚看,壶腹内也施有薄薄一层淡青色釉。“里外都是釉啊!”他不由得惊呼起来。

汉商把目光重新焊接到壶外,见壶身通体青绿,釉面闪着玉光,几乎能照见他清瘦的面孔。仿佛就在那一刻,这只绿釉波斯壶,映印下汉商善良的模样;汉商的眼睛里,嵌进了波斯陶壶曼妙的绿影。

“这壶为什么是绿色呢?”汉商疑惑地问波斯商,”为什么不是别的颜色?”

“因为绿色像树叶、像泉水,像活跃的生命力。”波斯商大眼睛里似乎藏着一汪绿水,他接着说,“也像友谊,像和平,像我们。”

这天,汉商带着波斯商,波斯商带他的陶壶,一并来到了岛上珠民家,珠民用竹盘端出他们采来的珍珠,海水珠的光亮眩花了波斯商的眼珠。他还从没见过这么大这么圆的珍珠呢,尽管他出生的海湾也产珠。竹盘里的珍珠挤挨在一起,各自散发异样的光彩。白珍珠,浑圆剔透,细腻晶莹;黄珍珠,平滑溢彩,典雅华贵;黑珍珠,幽秘深邃,端庄凝重。波斯商人把它们一颗颗珍爱地收起,小心地放入陶壶,抱在胸口。汉商看呆了,他猛然间明白了,这绿釉陶壶还可以这么用,它不仅仅是盛水、装葡萄汁,还可以拿它藏珍珠。

“这可是个好主意,”汉商不住地点头说,“珍珠睡在你的宝壶里,太阳晒不着,海水浸不到,海风刮不着,这样真不错。”

当波斯商人得见一船五彩缤纷的丝绸时,他张开粗糙的大手,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他太爱它们了,就像爱惜儿子幼嫩的肌肤,他舍不得摩挲它们,却又想急迫地感受,那柔软中的丝滑。

波斯商人要返航归国了,船上装满了从合浦郡,购买或置换来的丝绸、珍珠、谷物、草药等。汉商冒雨前来送别,波斯商抱着绿釉陶壶一步步走下船来,他把它郑重地送到汉商手中,说:“留下它吧,我带走了中国的珍珠。”

汉商双手接过陶壶说:“我会珍爱它的,就像珍爱我们的友谊一样。”

在漫长的日子里,汉商常常在夕阳的余晖中端望着绿陶壶,他仿佛听见大海尽头,那绿色的涛声。

多年后汉商病逝,咽气前交代后人,要把他喜欢的东西拿来一起随葬。于是,家人便把当年波斯商人置换给他的琉璃碗、水晶串,宝石链等带在他身上。当然,绝对不能遗漏那只珍贵的波斯陶壶,它是老人生前喜好、死后留恋的珍稀异物。家人把陶壶小心地安放在墓穴一角,陶壶通体的青绿,映衬着中国主人一生的美好。

一千八百年后的一天,一只波斯陶壶在寮尾墓中出土,它破碎的壶体被专家们粘贴复原。而后,它姿态清雅地站在了合浦汉代博物馆里。聚光灯下,它的面貌凝重端庄。

你在侧耳倾听吗?听北部湾港口发往世界各地货轮的汽笛声,还听得那两千年来经久不衰的海涛声。


 (作者简介:阿慧,本名李智慧,女,回族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曾获2017年《民族文学》年度奖、第四届全国冰心散文奖、首届《回族文学》奖、河南省第二届杜甫文学奖、第十届新月文学奖)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一缕永不熄灭的乡愁——“巴马乡愁故事”丛书书评

丛书既寄寓了他们对巴马美好未来的期盼,又显示了独异的巴马乡愁,是一幅书写巴马淳朴赤诚的风俗画卷。

文化 2021-11-01 16:40

红色经典《鸡毛信》的创新表达

这部剧用儿童视角、木偶形式演绎的红色经典故事,将红色基因和木偶“非遗”戏曲巧妙结合,融革命题材和艺术之美于一体,做到了用传统艺术形式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传承弘扬红色精神,是一堂成功的体验式红色教学课程,使红色基因在青少年心中生根发芽,让红色血脉在青少年群体中传承赓续。

文化 2021-11-02 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