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梦

作者:​黑陶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11-15 09:19

DSC_3570.JPG

海浪欢歌。梁宗阳 摄

北海,北部湾,实际的南中国海,就寂静波涌在我身边。碧蓝、无涯的南中国海,在午夜,在它原本应该漆黑的深渊内部,现在,被合浦明珠的美丽光芒,恢宏照耀。深邃的南中国海,因此,璀璨如宫殿。

在我心中,北部湾之神,或者说南中国海之神,是中国唐朝的王勃。

这片海域,在1300多年前,收藏了“初唐四杰”之一的这位山西青年。书载,王勃自交趾(现属越南)探父返回,渡此海溺水,惊悸而殁。想象的此刻,在南中国海内部,英姿焕采的诗人,他发亮的眼神,和头顶的南珠之冠一样,在熠熠闪耀。“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吟哦声中,巧笑倩兮的鲛人,穿行服务在如云的高朋胜友之间。

俊采星驰。璀璨的海底宫殿,我看见那个微胖却洒脱的熟悉身影,在宾朋中招呼、移动。在这方浩淼的海面上,他也曾经漂浮:

“是日六月晦,无月,碇宿大海中。天水相接,星河满天,起坐四顾太息:‘吾何数乘此险也!已济徐闻,复厄于此乎?’稚子过在旁鼾睡,呼不应。”(苏轼《记过合浦》)

是的,他是著名的苏东坡。宋代的苏轼和唐朝的王勃,他们手中闪烁蚌壳银光的酒盏,在斟酒鲛人含笑的注视中,碰撞在一起。

现实中的夜晚,我们的酒盏,同样碰撞在一起。在温暖的车上,穿越夜的北海城,到达“陈军石头埠海鲜食街”。新识的朋友们,带有入海前南流江的清澈气息。餐桌上,是海的丰盛馈赠;我同时受赠的,还有刘忠焕、严广云二兄的《合浦文史符号》,以及庞白兄的《唯有山川可以告诉》。夜的玻璃杯中,啤酒金黄的酒液,隐晃近侧大海波涛的微音。

海,平静似太古;海,又摇晃如婴床。我置身的北海,大海无处不在。

DSC02438_副本_副本.jpg

北海老街。覃冰 摄

北海城区老街。独具特色的岭南骑楼,常有像花瀑一样泻下的三角梅,美得让人心惊。那些与老街垂直的长长石头窄巷,全部通向大海,近在咫尺的大海。磨损的老街,盛满我嗅得到的旧时岁月,盛满因陌生人到来而被轻搅的夜。空气中飘荡的,除了海货的腥烈,也有后来友人叙说中的咖啡淳香。

涠洲岛。童话园地。火山喷发堆凝而成的中国最年轻的火山岛。在南宁城中,就听张凯兄说过涠洲的美。

涠洲的那个正午,从无人的小路穿过树林,荒凉、广阔的大海,突然就出现在我们眼前。白色的海滩,白色累累的珊瑚化石。

正午的荒凉。永不疲倦的蓝色波浪轻拍。“大海,你来自何方”?永恒之问。

眼前,是没有过去、没有未来、没有尽头的寂寞海岸线。

我始终无法弄清:大海与陆地的相吻之线,这到底是终于的重逢,还是最后的告别?一种深深的精神切割。

DSC09117_副本.jpg

涠洲落日。覃冰 摄

涠洲之暮。我珍藏过一小块海滨黑色的火山岩,浑圆微小的岩石,地老天荒。手握它,表面似乎是海水浸透的冰凉,内里,能感知亿万年前南国火山的滚烫。

涠洲之夜我记住的,是住处边侧的烟酒小卖部。住家型的小卖部前,是一条弄堂般的露天通道,茂盛的树冠下,我们在简易的塑料桌旁挤坐。有很大的带着夜海气息的穿堂风,吹过我们。啤酒、花生,有伙伴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买来的大捧烤串。人的相遇,人的歌声,原始的海的气息,一起由夜风融合、携带,去往夜的大海,去往夜海之上的星空深处。

伟大的南中国海充满我。我想到庞白,相交多年却首次相见的北海友人。庞白,庞大、白色之盐。这个词语,是一整座潜隐的身体大海。做过海员的这位诗人,这样叙述浸入他生命的南方海洋:

此岸到彼岸,有时很遥远,远得一辈子也望不到边际。

彼岸到此岸,有时近在咫尺,瞬间,已然抵达。

大海,除了用辽阔、壮丽、恐惧、神秘来形容,还能想出什么别的词语?

蔚蓝的海拔,无边的从容,凹凸的不规则,无法回避的关注,不由自主的摇晃,漫天的寂静……

在北海,我再一次亲口品尝到:这个星球表面的大海,是咸涩的。它有着我们需要的无尽之盐。

舌上的盐、身体里的盐。刚健、浩瀚、力量蛮荒的海的气质,我,乃至我们的民族,是否应该主动吸收?

最后我想记下的,是在北海的日子里,幸运目睹到的两次海上彩虹。一次是在旅馆的窗前,一次是在去涠洲岛的渡轮上。神性、绚丽,又宁寂、内敛的弧形彩虹,让我深信:这里是南珠之乡,这里是古老的珠池,“珠还合浦”之后,这里的海底,又有无穷的、闪闪发光的夜明珠。众多从蚌壳内微微逸出的明珠之光,就在海上,凝结成了炫示于我的美丽彩虹。

感谢从中国的正北方迁徙并定居于中国正南方的作家兄长阮直,是你,让我完成了一个神异的北海之梦。

 

(作者简介:黑陶,江苏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无锡市作家协会主席。个人作品主要有“江南三书”:《泥与焰:南方笔记》《漆蓝书简:被遮蔽的江南》《二泉映月:十六位亲见者忆阿炳》,以及散文集《烧制汉语》《中国册页》《夜晚灼烫》,诗集《寂火》《在阁楼独听万物密语》等。曾获《诗刊》年度作品奖、三毛散文奖大奖、万松浦文学奖、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等)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孤船(组诗)

思念如潮,今天没有一缕风,能够;仔细阅读天空下蜂涌而至的片片精灵。

文化 2021-11-09 16:40

大容山三章

有人听到了破碎。有人看见湖水合拢。世事在秋风中轻轻荡漾。

文化 2021-11-08 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