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什么比水声更年轻(组诗)

作者:韦佐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11-18 11:32

刘展雄---[大容山森林好风光] (2)_调整大小.jpg

大容山森林风光。刘展雄 摄


鬱,我记下了一个繁体字

 

使用了多年的我的姓氏

像棵黄叶落尽的老树

偶尔草书

那也是一道简易的枯藤

 

不同的是,关于玉林的前身

得像小学生一样

一笔一画才写得工整

单单一个“鬱”字

就足以构成一座原始森林

 

“千年古州,岭南都会”

鬱林州,郁州

像繁体字一样久远

又像丘陵般起伏,山地般奇崛

 

第二次抵达玉林之前

早就记住一座大容山

记住一条圭江——

不走寻常路,由南往北流

 

还须到“鬼门关”走个来回

当年苏东坡路过

在此题诗

像在庆幸自己得以两次生还

 

半山辞

 

大容山不属于你我

无论目光如何殷切

也无论唇语如何反复吟哦

 

云雾飘忽去来无意

猛兽出没草莽不逞英雄

却如居士般隐逸

 

长木如碧浪,际天连云

却又独自枯荣

像深藏一生的功名

 

不必推敲流水的韵脚

不必恪守高山的格律

云水辞是慢词

是无拘无辙的自由体

 

每一片落叶都是主语

每一阵鸟鸣都是绝句

所有色彩都近于修辞

所有山籁都在诠释时光的教义

 

如果云水怒,雷声疾

风雨稠而江山乱

那只是急就章

是插曲,是透明的泥石流

 

江山安泰如亘古不变的名词

而不似我们的脚步

才到半山就要连累草木

就像一组多余的动词


 微信图片_20211118114541.jpg

莲花瀑布如飞练从天而降。韦佐 摄


还有什么比水声更年轻

 

再往下,身段就会放到最低

只为看清一道莲花瀑布

如何倾斜,如何垂直

之后,又如何地完全触底

 

林影斑驳而密叶障目

听听水声有多细碎

一座大山就有多滋润

有多和美

 

长瀑从天而降,如飞练

又似长弦

自弹自唱了千年万年

 

出山后才回想起——

南流江的源头

每条河的源头

原来都如此汪亮

就像婴儿扑闪的大眼睛

 

还有什么比水声更年轻

坠落瞬间就抵达了永恒

 

落叶是最后的怀念

 

几多国家森林在此聚会

大山坐谈生态之美

 

春风制造簇新的词汇

开写四季的回文

 

蝉声抱树,忘我竞唱

直到剩下躯壳般的苍凉

 

清泉独饮,浆果自醉

雨水落下,蘑菇撑伞

像某种心境

强行自渡

而最终,随风沉浮

 

(到荒僻处,看潦草兽迹

多像一条仓皇的经历)

 

月光隐退,草木侧身

而雨水扑簌

离别在秋天

每片落叶都是最后的怀念


(作者简介:韦佐,壮族,广西河池人,广西作家协会理事,防城港市作协主席,作品见于《广西文学》《诗刊》《星星诗刊》《青年作家》《人民日报》等报刊,出版散文集、诗集、随笔集、长篇报告文学共5部。作品入多种选本)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西林记意(组诗)

我伸出双手,想从匆匆而过的风中,抓住几缕句町古国的光阴;却发现,只有几许微凉。

文化 2021-11-18 15:13

让沉重的肉身飞翔两秒(组诗)

在你巨大的欢腾声里,我们和你壮观的纵身而下合影留念。

文化 2021-11-17 1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