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桔酒话

作者:韦俊海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12-01 11:12

微信图片_20211130094540.jpg

小小的融安金桔已经成为当地富民增收的大产业。谭凯兴 摄

那天我在桔园里吃了不少金桔的原因是因为我喉咙痒、痰多,也许为了应验金桔能化痰止咳,预防感冒,所以,果农杨伯叫我多吃。杨伯还说,他酿有几十斤的金桔酒,叫我到他家去醉一回。遗憾的是那天我没有喝他家的金桔酒,因为我要驾车回柳州,所以把遗憾留到今年的 “融安金桔文化旅游节”。我与诗人周、作家马、散文罗一同前往参加这次节庆。

那天,浪溪河畔彩旗飘扬,融安金桔酒正式亮相。金桔与酒的完美结合,既保留金桔的甘甜,又具有米酒的清香。柳州市文联的蒋玉给我们介绍,她说:“金桔酒的出品拓展了金桔产业链,提升了金桔的附加值,增加了农民的收入。”

我在金桔酒的展台上,端了一坛,在鼻前嗅了嗅,闻香知味。蒋玉看到我的举动,便说今晚给你喝个够!

那天晚餐,我们在农家做客,操场上,摆了十多桌,都是来参加金桔文化旅游节的客人,开桌不久,喧嚣声、山歌、彩调声,声声震耳。看着这样盛大的场面,看着真诚的果农,由不得我不豪情勃发,更忘却平日里很少沾酒。我手臂一抬,脖子一仰,一照杯底:干!喉咙一呛,胸口一热,一杯下肚。金桔酒喝下去了,顿觉酒量倍增,杯杯见空。

金桔酒席很快进入高潮,我们这一桌人,除了蒋玉酒意清醒之外,我们四个作家似乎都有七分醉意。蒋玉曾任融安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副县长,她举杯对我们说:“酿造金桔酒,需精选优质的融安金桔作为原材料,经三冲三洗,于阴凉处自然阴干,然后以22度米酒作为基酒,将阴干好的金桔与米酒放于坛中泡制180天后,此酒方成。”蒋玉还说,这酒具有补气血、助消化、舒筋活血、祛风除湿等作用。我们举杯,成品的金桔酒色泽金黄,既有酒的醇香,又有金桔的清香,入口清爽,滋味甜美。

图3:11月8日,在广西融安县东边山酒业有限公司生产车间,两名工人在生产车间分拣金桔准备酿制金桔酒。(谭凯兴 摄).JPG

金桔酒需精选优质的融安金桔作为原材料,经三冲三洗,于阴凉处自然阴干,然后以22度米酒作为基酒。谭凯兴 摄

那天我们从乡下的农家乐回到县城,感觉酒还不够,幸好融安作家们热情邀请,我们又到融安街头的桔香夜市,那晚,我们仍是选择喝金桔酒。

融安夜市空无虚座,喝着酒聊天总有说不完的话题。诗人周带着醉意站了起来,举杯朗诵屈原的《橘颂》。只见诗人周摇头晃脑地吟道:“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一志兮。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曾枝剡棘,圆果抟兮。”我们给诗人周鼓掌助兴。接着他从手机里调出文字,又摇头晃脑地念:“《七律·农家乐》,作者周统宽。门前屋后绿油油,四季飘香入画楼。桃树花开红艳艳,石榴果熟滑溜溜。芭蕉蔽日垂长吊,金桔满枝挂彩球。政策归心开富路,农家老少乐悠悠。”读后将手机放入口袋,然后将手中酒杯一饮而空。

诗人周这样的举动,似乎是喝金桔酒的一个好办法,于是,我们每个人都得讲一个作家与融安有关的故事。

作家马先站起来说:“相传清朝雍正年间,‘财庙’(现才妙村)有一举人黄德坚,天资聪颖,遂进京赶考,取得功名,本以为自此从政为官。然乾隆二十三年间(公元1758年),因不愿同流合污被罢黜……”

散文罗好像不是很满意,因为他是融安人,知道这个故事融安县志上记载了,他叫作家马另讲一个。作家马已舌卷齿,吐字不清地说,他就讲这个,这是融安金桔的老祖宗。由于我们当中有人没有听过这个故事,就允许作家马继续讲。作家马喝了一口金桔酒,接着说:“黄德坚从京城回故乡融安县,途径江西“龙泉县”之时,累于长途奔波,加之水土不适,身体透支,引发感冒咳嗽,瘫倒在地……幸得一户乡人救起,喂以粮食充饥保暖,金桔辅养。金桔有清肺止咳之良效,德坚不久浊梦转醒。梦里回到儿时卧病床榻,慈母手执羹汤之景,羹汤味道甘甜可口,清肺润喉。德坚问及何物使其大病痊愈,老乡遂以金桔示之。德坚细嚼之后,含泪赋诗一首‘七尺男儿七尺树,点点金黄似甘露。润肺止咳改命数,人间难得偿此物。’随后,黄德坚念其慈母,以些许白银换取了老乡田间的几株金桔树苗带回家中种植,想让母亲也能常年吃到金桔。但事与愿违,回到家中,母亲已去世多时,无人问津。为了怀念母亲,黄德坚在庭前屋后种下金桔树以睹物思人。几年之后,村里人得知此果的良效,也纷纷向黄德坚讨要种子,在自家田中耕种。打那以后到现在的260年间,金桔树逐渐遍及才妙。”

作家马讲完这个故事,我感觉这是一个很有历史文化的故事,幸好他讲到了。我也举杯先喝了一口,说:“常说看星星看月亮,谈理想谈人生,这种剧情大概出现在电影里比较多,生活中,更多的是与好友三五成群,能在融安喝金桔酒,这比逛街看电影还好。一杯下肚,喝的是情怀,喝的是释然。酒和情怀,这种情怀有开心,有感伤,有烦恼,大概就是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的怅然。以前总是被金庸笔下江湖中的那一壶好酒所迷恋,好似田伯光砸了谪仙楼,只留下两坛长安醇酒,从长安挑到华山,令狐冲不疑有他一饮而下,好似乔峰在聚贤庄痛饮,将往日恩义一笔勾销,自此与江湖绝交,虽万千人吾往矣,这种豪爽和快意是我等羡慕来而无法实现的。都说酒和故事最配,而故事里的人才最重要,能让你放下所有的压力和疲惫,卸下厚重的伪装,举杯畅饮,说的是暖心的家乡话,这样的一杯金桔酒下肚,才是暖暖的情怀。”

散文罗说我讲的这番话,似乎点醒了在座的人,让我们更加清醒当下生活的情境。

中国酒文化源远流长,诗仙李白也因饮酒豪放而名垂千古,有诗为证,“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杜甫他老人家也对李白的饮酒大为赞赏,“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也许是喝酒与人生的有力证据。

我们四人都是作家、诗人。在融安金桔酒的诱惑下,我们虽不能驾驭得了那份饮酒的豪情。但我相信,通过那一天的金桔酒话,去重新认识融安金桔的价值,去书写我与金桔的故事。

我曾想,如果实现财富自由,一定租赁浪溪河岸之一隅,以竹影为帘,竹篷为舍;篷舍前栽几亩金桔,种些蔬菜,侍养鸡鸭鹅,酿金桔酒招待远在柳州甚至全国各地的朋友,晚间置桌月光下,端上“融安金桔酒”,兴许能“筛月牵诗兴,笼烟伴酒杯”,岂不惬意,何不乐哉!


(作者简介:韦俊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柳州市中华文学院院长)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在大容山(外二首)

我听见狂乱的心跳,听见无数个夜晚失眠的月亮;你这样喊我,这样让我走近你。

文化 2021-11-29 15:38

李约热:我的未来之书

我的未来之书,将是一部无字书,她在窗外、在书斋之外的美丽新世界,自动生成,演绎着惊心动魄,或者缠绵悱恻的情节。

文化 2021-11-29 1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