涠洲岛的荒野之美

作者:叶海声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12-21 11:51

DSC_6171_副本.jpg

海浪欢歌。梁宗阳 摄


1

洪荒未辟的远古荒野,猛兽横行,荆棘丛生,令人惊悚;现代文明社会,荒野是我们精神世界的滋补。静谧、神奇、博大、空灵的荒野之美,日渐稀缺。

目睹太多的人造之物后,人们会有审美上的倦怠,荒野便与视觉、感悟和生命能量互补,给灵魂荒漠予春天。

城市化的景象是一幅巨画,荒野之美是画里的留白。

荒野是人类生存空间中的“空隙”,使人生不冗赘。

荒野影响人们的心境、情志,引发激越、沉郁、爱怜、痛惜之情,重塑心灵世界。背离自然的荒野,人们渐失心灵世界的宽广疆域,难得再有诗情画意。

涠洲岛的荒野得以保护,意味深长。

 

2

没有人喜欢呆在只有水泥建筑的地方,我们都喜欢由各种植物和动物形成的丰富多彩的风景,有些人尤其喜爱荒野之美。

平时游客上涠洲岛,需预约,游客量受限。人们踊跃上岛,想必是看腻了大多千篇一律的都市楼宇,热切投入涠洲岛的荒野怀抱。

荒野,是涠洲岛的主角。无论是何种颜色的荒野,有一点相同:几无直线,圆曲线蔓延其中。

有一天,我坐在一个旷野处吃早餐,忽见下雨,细细观察,发现大凡自然之物,如雨,如树叶和鲜花等,极少呈直线,大多为弯曲状或趋近于圆形。而人造之物,如喷水池的横竖边缘,路灯的竿子,楼宇墙角等,则多为直线造型。

涠洲岛上,自然之物是压倒性多数,人造之物是少数派。岛上建筑,疏疏落落,青砖白墙的红栏杆,极少房子超三层,总被绿树和野草掩映。青石曲径的绿荫中,石径两旁,杂树杂草中偶见浑圆的野菠萝。

相对于野蛮生长的荒野,涠洲岛小马路上的公家车站牌,长方形,小而精巧,在广阔的荒野中卑微而存。


3

坐上电瓶车,深入涠洲岛,一路上我有小激动,路旁丛林茂密,很想用手机将岛上景物拍下,可心里打鼓:岛上所见的景物和陆地上似无太大差别,拍下的东西凭什么证明与陆地所见有何不同。其实大不一样。

一头牛或几头牛在草地上吃草,这在陆地的乡村也常见。但在涠洲岛,同样是一头黄牛或几头黄牛在草地上吃草,它们拥有的荒野异常阔绰,绿色与任何颜色都很搭,黄牛与宽阔绿野所构成的画面有打动人的特效。

黄牛,或许是涠洲岛上最幸福的居民之一。

 

4

涠洲岛雨水不多,水源不足,野草、绿树,杨桃、百香果,菠萝蜜、火龙果、木瓜、仙人掌果等,却借助火山泥土的肥沃,野蛮生长,一大片接着一大片的香蕉园,香蕉树滴翠凝凉的宽大叶子,不怕炎炎烈日的蒸烤,一串串的芭蕉倒挂在树上,像是在摊开手掌,要和人拥抱……北海的涠洲岛荒野之美凸显,只因在这个岛上,弯曲和圆润的线段是主宰的存在。

涠洲岛将荒野夸张到极致,与高大上的楼堂馆所构成鲜明对比,有审美的反差之效。

 DSC09139.JPG

火山喷发形成了涠洲岛独特的地质景观。覃冰 摄

5

若干万年前,地球板块碰撞,岩浆初喷,变化无常,梦幻飘飞,海底却悄悄形成玄武岩基座,打下地基。后来发生多次喷发,在原基础基上堆出石头和尘土,不断叠加,越堆越高。多少万年之间,海底火山动荡歇了下来。再后来火山又发生第二期喷发,喷发时气浪冲天,岩浆咆哮,直冲云霄,熊熊火光吞噬万物……喷发结束,物换星移,渐渐形成弯曲的弧度,其荒野有了宽阔厚实的平台。

 

6

涠洲岛的南湾西侧鳄鱼岭,灯塔、汤翁台、火山口旧址、天宫探奇、藏龟洞、贼佬洞、万兽闹海、海蚀斜拉桥、月亮湾、珊瑚丛沉积岩、海枯石烂和诸多洞穴等景点,也有火山弹冲击坑、老树动物化石、花果山水帘洞、海蚀柱、海蚀墩等地质学奇景……大自然的杰作奇形怪状,没有一件像楼房建筑那样,以横竖线段呈现。

唐诗宋词里描绘的,绝大多数是自然生态的景象,所以充满了曲线,比如遍野青碧,流水和炊烟袅袅,枯藤老树昏鸦。

直线最有利于延伸和扩张,所以人造的城市里到处都充斥着直线,就是夜里霓虹灯的闪烁,更多时候以直线的横竖状出现。

壁上偶见藤状植物的攀缘,是自然之物给人造之物的点缀。

 

7

人造之物与自然,直线和弯曲之线经常互补。这种互补恰到好处为最佳。

借助于自然之手,“水滴石穿”或“水冲石圆”不足为奇。

地球是圆的,涠洲岛大体上也是圆的。涠洲岛上许多石头原本尖利,后来经不住岁月和风雨的磨砺,都趋于圆形。

鳄鱼山乃火山喷发所致,火山地质景观最多。绿树鲜花、此景与彼景之间,一条新近用木头打造的走廊划着优美的弧线伸向远方。

涠洲岛南湾像一个椭圆的天井,这是一片由马蹄形火山岩围成的海湾,海水淡蓝,海面宽阔,涠洲岛与南湾组合,像一把绿色的弯柄汤勺,漂浮在烟波浩淼的大海,荒野与水相连,便生动起来。

栈桥将人造之物与自然竟也可以和谐地组合。一千多米的木头栈道,木板铺排的小桥蜿蜒于海岸的岩石之上,不断延伸,人们融洽于自然有了依托。

圆与方,弯曲线与直线的组合,自然与人相互借助。人们展示自身力量时得借助自然之力。车无圆轮,难于行走。丛山峻岭的栈道,此岸与彼岸的桥梁,楼宇的建筑,若无直线的铺排便无从谈起。令人咋舌的是:自然可以没有人,人却离不开自然。

 

8

涠洲岛还是色彩的博物馆。自然界里,比如云朵、朝霞和晚霞,色彩通常不会以生硬的直线呈现。

涠洲岛被大自然风物覆盖。树木的品种之多,高与矮、浓密与疏朗、枝叶色彩的深浅,花卉的多与少,大片大片的芭蕉林,貌似禾苗的野草,紫黑色的石头,坑坑洼洼,红土干燥,掺杂着大小不一的石块,铁锈红、墨汁黑、宫瓦蓝、翡翠绿、粗缸白、葡萄紫、柚子黄等,岂止五彩纷呈……荒野的主色调本来是绿色或黑褐色,但不妨碍它与多种颜色杂糅,更不妨碍圆曲线段的契合。内蒙的草原、西北的戈壁滩、甘肃张掖的七彩丹霞都是颜色和线段美妙构成的荒野美景。

时间在涠洲岛上的积淀,不只是体现在文字说明和后天的建筑之上,更多是体现于风景本身的造型及色彩。环顾四周,猪肝色的熔岩,在咸涩海水的侵蚀下,形成千姿百态的海蚀洞,海蚀涯、海蚀台、海蚀窗、海蚀蘑菇等奇妙的地貌,都能看见时光流逝的造型。

来到火山岛的海边,脚下极少沙滩,红色的石头或是紫黑色的石头高低不平,有的没入海水,有的探入大海,坑坑洼洼的岩石上,还有各种形状大小不一的石头,有的圆,有的长,有的互相叠压,有的相互挤撞,各种形状都有,偏不见直线。

从山根底伸向大海的海蚀平台宽阔,海水退潮时可见宽度超百米,海蚀地貌景观在我国沿海并不多见,规模大、典型、完整而集中,涠洲岛另有精彩杰作。

海水不断冲击,水退时,平坦的石板布满沟沟坑坑、洞洞柱柱,有的汪着水,长着青苔,清亮淡然却异彩纷呈,如梦如幻。五彩滩的石头本来就色彩丰富,再借助于朝阳晚霞映照,愈加瑰丽璀璨,海滨荒野浑然天成。

 微信图片_20211221093417.jpg

霞映涠洲。北海日报供图

9

涠洲岛最初没有植物和动物。所有生命,植物、动物、人,都从外面过来。

鸟从海上飞来,想象那些候鸟,临冬前在蓝天里划过无数条弧线,来到涠洲岛。

山崖上的植物渐成绿色苍龙,最显眼的是仙人掌。据讲解的小姐姐说,有些仙人掌之所以长在山崖,多因候鸟站在山崖时,将其他地方吃的仙人掌果子拉到了山崖上,后来仙人掌果子生根发芽,生命力顽强,就有了山崖上的仙人掌。

有的植物种子是风吹过来的或是海浪冲过来的,也有渔船带过来的。早早年前,渔民发现这个岛,开始在岛上居住。岛上没有可以盖房子的材料,就从外面用船运送竹子等,就把竹叶青蛇,还有蝴蝶蜻蜓蜜蜂蚂蚁都带来了,祸福难料。

有些树与树之间,偶见一个又一个巨大、结实的蜘蛛网,网格中总算看到一根根短直线,但短线组合之后是圆形的网。一只又一只黑色的庞然大物一动不动地趴在网中,像哨兵般肃穆地守护着自己的领地,耐心等待自投罗网的猎物。

涠洲岛的荒野不再单调。

 

10

人们经常模拟“自然之物”,让自然之物和人造之物互补。

那天下午,我坐在珊瑚石上,阳光在沙滩上的阴影越来越多,海浪轻抚海滩的声响依然,闪出感慨:人体上几无直线,人本来是自然的部分。

人们试图享受或征服自然时,便发明或建造诸多直线之物,如灯塔、船舶、汽车和桥梁等。人造之物和自然之物的契合,得有弯曲的表象,大船小船得像鱼,大车小车多少得有甲壳虫的样子。

在人造之物中,越是模仿自然界的存在,越容易引人注目,比如北海“北部湾一号”模仿桂林山水,再比如三亚凤凰岛上的几栋贝状的高楼和街区中树形联排楼房,一改我们平时熟知的直线纵横的建筑风格,便成了独特标识,但凡涉及三亚的电视片,都喜欢捎上它们作为“鲜见”之物。

海口湾弯曲状的云洞图书馆之所以令人垂青,恰恰因为海口满大街都是直线横行的楼房,或许这种建筑实用面积大,成本也低。三亚海口等地模仿自然之物的建筑物不说成本,至少要多用些心思。

涠洲岛无需模仿什么,也难于被模仿。

 

11

热闹的人生也该有荒野,最美好的沉淀乃至创造通常是在荒野中完成的。有时我们该感恩于那些让你人生撂荒的人们。 


(作者简介:叶海声,海南省作协理事,海口市作协顾问,鲁迅文学院第九届高研班学员,有散文、随笔、小说见于各大报刊。出版有随笔集《思想者倾诉》《冷眼看孔子》,小说散文集《红尘众生》,人物传记《罗崇敏政道》等)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大容山断想(外四首)

你包好一身绿色的衣裳;振扇星空,染绿一池透亮的秋色。

文化 2021-12-17 15:19

第十八届广西民族大学 “相思湖”现场作文大赛评选结果揭晓

第十八届广西民族大学“相思湖”现场作文大赛评选结果揭晓。

文化 2021-12-20 0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