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之光

作者:谢凤芹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2-01-12 10:12

684a0dcegy1gxl96qr1tej21in0u0tow.jpg

夕照滕王阁。图片来源 滕王阁官方微博

走进滕王阁,我心怀感激地站在苏东坡亲笔手书的《滕王阁序》前,透过唐宋元明清的滚滚风云,朝圣般拜谒我心中的文学大家王勃。每天,无数文人墨客、名公巨卿、引车卖浆者从全国各地到此膜拜,这些人中,谁又是王勃的同路人?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王勃在写作这篇当垂不朽华章时,心早已经满目疮痍,那种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怀才不遇的伤痛深深楔入了他的骨髓中。

王勃生于永徽元年(650年),卒于唐高宗上元二年(676年),终年26岁。

这位英年早逝的初唐四杰,一般的教科书大都认为他在25岁时写就《滕王阁序》。还有另一种说法认为其文乃王勃14岁那年所作。

这是有史可考的,唐末王定保的《唐摭言》中有一段生动的记载:“王勃著《滕王阁序》,时年十四。都督阎公不之信。勃虽在座,而阎公意属子婿孟学士者为之,已宿构矣。及从纸笔巡让宾客,勃不辞让。公大怒,拂衣而去,专会人伺其下笔。第一报云:‘南昌故郡,洪都新府。’公曰:‘亦是老生常谈。’又报曰:‘星公翼轸,地接衡庐。’公闻之,沈吟不言。又云:‘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公矍然而起曰:‘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

读着这段记载,我替王勃捏了一把汗。人家阎都督是请你来抬轿的,不是请你来拆台的。阎都督的乘龙快婿孟学士提前几个月就“已宿构矣”,专等一个舞台,在众星拱月下闪亮登台,完成一个程式,敲定江南文学第一名的名分。可我们的神童王勃,他不是不懂阎都督的良苦用心,也不是不懂行规,但他就是不肯错过这一展露自己杰出文学才华的时机,该出手时毫不犹豫就出了手。

所以,当阎都督假惺惺地“从纸笔巡让宾客”时,王勃挺身而出,舍我其谁,一气呵成写就了这篇千古美文。

我在想,中华民族正因为有了王勃的当仁不让,才有了《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在中国历史上需要文化巨人并且产生巨人的朝代里,王勃以一揽众山小的豪迈、天赋的神韵、绝世的大笔,用灵秀的汉字和规整的平仄与工整的对偶,文采飞扬地书写了《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留下了千古名句:“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

684a0dcegy1gx8gm0cfe3j215i0u0n8r.jpg

滕王阁。图片来源 滕王阁官方微博

看着涌入滕王阁的滚滚人流,我在想,如果没有《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还会每天有几万人千里迢迢、络绎不绝地赶到南昌,去观赏已经重修了二十九次之多的一座阁楼吗?可见,

那天到访滕王阁,我坐在台下观看再现盛唐时的歌舞表演,正看得如痴如醉时,一位60多岁的老妇于众目睽睽之下随着音乐翩翩起舞,舞姿优雅比之舞台上的专业演员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惊讶于这妇人如此意定神闲地沉醉于自己的艺术天地,不由向旁人打听这个妇人的情况。

一位老大姐告诉我:“这是个痴人,每天就守在台下,台上演员登台,她也登台。”

我听了,忽然有所触动,进而对中华文化肃然起敬。中国5000年的文明史,其实是一部文化史,无论阶层、老幼都懂得欣赏王勃,就说明中国传统文化具有顽强的生命延续力,而这种延续力,既有历代文化巨匠的主动作为,大力推动,更离不开大千世界各色人等的有意无意参与。千万颗星星汇聚成文明之光,最终成为每一代人前行的火炬。

我感谢王勃,让后世之人得以一睹《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这一千古雄文,感受当年王勃在众人的围观下,在滕王阁舞动如橼大笔,风流倜傥地起承转合,技压群儒,争得天下名的雄姿。

王勃,这个文化使者,在我的心中撑起一座瑰丽的文化广厦,一座永不褪色的文化丰碑。

 

(作者简介:谢凤芹,女,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 钦州市作家协会主席。有作品在《当代》《长篇小说》《散文选刊》《中国艺术报》《延河》《中国报告文学》《广西文学》等刊物发表。出版长篇小说《大地无言》《欲望的轮回》,中篇小说集《婚姻黑子》《叶落地平线》《谢凤芹小说选》,散文集《静听天音》文学评论集《字里乾坤》等)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在棉花天坑想到了什么

过去那样的险绝之境只有猿猱才能攀援,只有神仙才能自由往来雅集,而现在,它已经成为每个人都可能实现的现实.

文化 2022-01-10 16:14

它用声音描述了壮阔(组诗)

我走在街上;很容易就被雨雾,和眼前的青山;带进一幅,澄明的图画。

文化 2022-01-10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