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诗人“云”聚会,探讨人工智能时代诗歌的未来

作者:陈思颖 覃骏扬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2-03-30 17:03

当代广西网讯(通讯员 陈思颖 覃骏扬)日前,由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创意写作中心、相思湖诗群联合主办的“春天的心灵之旅”网络诗会暨海子诗歌朗诵会顺利举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陕西师范大学、重庆邮电大学、广西大学、广西民族大学、河池学院、玉林师范学院等16所区内外高校的120多名专家学者、青年诗人通过网络的形式参加了活动。

在朗诵环节,各高校的文学社团代表、学生代表朗诵了海子的《活在这珍贵的人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等7首代表作品,以及《我不喜欢我只是热爱》《雪·屑》等个人原创诗歌。他们以充满激情的精彩朗诵,带领大家走进诗歌的世界,感受诗歌的魅力。

在讨论环节,大家结合各自的写作实践经验,围绕“人工智能时代的诗歌创作与传播”“书写工具与时代意象”“机器之诗与人类之诗”等话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微信图片_20220330093359.jpg

“春天的心灵之旅”网络诗会暨海子诗歌朗诵会部分参与者视频连线截图。广西民族大学供图

 

人工智能时代,诗歌何以可能?

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不仅加速与扩大了诗歌的传播,也对传统的诗歌创作理念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创意写作中心主任董迎春教授认为,人工智能在某种意义上与人类的活动息息相关,它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成果。智能终端让手机突破了“一对一”的传统通话模式,让区内外的诗人朋友们得以在“云端”相聚,通过视频的形式进行云朗诵、云研讨,这在以前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但无论技术如何发展、时代如何变迁,诗歌作为语言的艺术和精神审美的寄托,其审美主体仍然是人类,因此探讨人工智能对诗歌创作的影响,实质上是探讨人工智能对人类本身的影响。

陕西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青年诗人覃才表示,诗歌是时代的产物,将其放置于它所处的时代大环境中来观照,才能更好地研究其规律和发展可能。安东尼·吉登斯在《现代性的后果》中提出了“脱域”的概念,即:“社会关系从彼此互动的地域关联性中,从通过对不确定的时间的无限穿越而被重构的关联中‘脱离出来’。”当今时代,科技的发展,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为这种脱离提供了更坚实的现实基础,人们不需要出门,通过网络就可以探寻这个世界的秘密,这无疑延展了诗歌写作的触角和边界,让写作者获得了更为丰富的体验和知识积累,也极大程度丰富了现代诗歌的文本意义。

柳州工学院教师、青年诗人韦静指出,人工智能快速且大量生产“诗歌”,引发了我们对“何谓诗歌”的思考。诗歌是一种慢的心灵手艺,诗歌的语言需要锤炼,其情感需要克制,创作过程需要慢下来,而不是批量化的“生产”。我们应以人工智能为参照,反观何谓诗人。面对人工智能的冲击和后疫情时代的生活压力,将自己从繁芜的世界中暂时抽离,静下心来写一首诗,开启一场“春天的心灵之旅”,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

河池学院南楼丹霞文学社陈康表示,海子是带领自己走进诗歌世界在第一个“引路人”,喜欢诗歌的大学生或多或少都读过海子的作品。“麦地”“村庄”“天空”等等,海子诗歌里的这些经典意象,构成了许多诗歌写作者特别是大学生写作者对诗歌最原初的印象。尽管海子的诗歌展现了自我与现实的碰撞摩擦,以及由此产生的温暖与疼痛,但他也告诉我们,生活是需要诗的。无论处于农耕时代、工业时代,还是人工智能时代,我相信诗歌都是人类社会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创意写作中心何嘉慧说,看到“人工智能时代的诗歌创作与传播”这个议题,第一感觉是题目很大很宽,但也体现了当代青年诗人勇于担当的精神和闯劲。诗会虽然以海子诗歌的专题朗诵开始,但大家并不满足与谈论海子的过往与诗歌,而是立足于人工智能的时代背景,谈论诗歌的创作与传播,从中我看到的是大家把诗歌推向大众的“野心”。诚然,从格律严谨的古诗词到现代的自由体诗,我们能看到诗歌大众化的趋势与可能。但相对于现代诗歌的大众化,它的经典化建构或许是一个更为紧迫的问题。

 

书写工具与时代意象

诗歌创作与每个时代的写作工具有着很大的关系,书写的工具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诗歌的形式与情感。

广西大学文学院教授赵牧指出,从甲骨到简牍,从青铜器、绵帛到碑刻,再到后来的纸张,到现在的电子媒介,书写的工具从刀笔变成了键盘,“写字”变成了“打字”,书写的效率也大大提高了。在智能工具出现之前,人类毫无疑问是诗歌创作的唯一主体,我们对这个问题拥有充分的自信。人工智能时代给我们带来的困惑是谁在写,机器通过对人类知识和经验的学习,也许能够创作出一些诗歌作品,但它的作品到底是人类设计的程序创造的,还是机器人的自主思维创造,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硕士研究生、青年诗人孟琳峰表示,人工智能现在仍然很难很好地建构起词语与隐喻义的联系,也尚未能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诗人。分行,是现代诗歌最主要、最显著的形式特征。在某种程度上,相对于复杂的人工智能,键盘对诗歌创作的直接影响也许更大。特别是回车键的存在,控制着诗歌的内在节奏和速度,只要敲击回车键就能实现快速分行。它仿佛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一个写作者,诗歌也许就藏在这个回车的动作之中。

广西作家协会干事、青年诗人李富庭认为,一代有一代之事物,时代的变迁很大程度体现在事和物的变化上。这反映在诗歌创作上,就是我们书写内容的变化,更具体来说,是诗歌意象的变化。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特别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传统的亭台楼阁已被高楼大厦取代,马牛驴骡已被高铁飞机取代,鸿雁传书已被手机、微信、QQ等即时通讯工具取代。如何将这些新鲜的事物和新的现实经验融入诗歌创作中,让其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审美意象并使之经典化,是这个时代的诗歌写作者要努力的方向。

广西民族师范学院左江潮文学社罗添说,人工智能时代也可以说是算法时代,AI智能诗歌创作已经成为我们不可否认的一种现实。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产物,尽管人们现在对AI智能诗歌创作依然有很多争论和不同的看法,但它已经在悄悄地影响着我们的创作。古人为我们留下了许多经典的诗歌意象,但我们不能一味地继承和模仿,而是要开辟出自己的道路,通过个性化的诗歌创作,创造出属于这个时代是独有审美意象。

玉林师范学院玉笛文学社高细妹表示,人工智能时代新鲜事物层出不穷,但由于更新得太快,这些事物很难形成大家普遍能够感悟的固定意义。而且人们更关注其“物”的功用,而不将其作为某种情感载体,也就是说,这些新事物很难上升为诗歌的审美意象。如何挖掘智能工具与人类情感的共通性,并让其自然地融入诗歌创作当中,是我们面临的巨大挑战。而且,我们需要警惕的是,在拥抱智能时代的时候,更重要的是保持自我的独特性和思考本能,不能被智能工具所掌控。

 

机器之诗与人类之诗

诗歌一直以来是人类发挥创造的领地,因其关乎人类的情感和灵魂,也只有极少数的优秀分子才能有所成就。而当机器人开始写诗的消息传来,很多人想知道,它们写的“诗”,是否会打动人类,走进灵魂?

广西农业职业技术大学教师、青年诗人旭阳指出,互联网络是人工智能运行的载体,诗人身份陷入传统与现代两者之间,引发的话题争议,鲜有触及新诗怎么写的问题。但这才是人工智能时代所要面对的问题,人类社会表达需要是否还要借助诗歌传递,情感与意识所构造的意象,是否能承载诗意世界的建构,关乎新诗立本之题。人工智能虽然对现代诗歌创作发出了挑战,但诗歌仍是人类独享的精神文本,不可能完全被算法和编程取代。

贵州工贸职业学院教师、青年诗人王近松认为,尽管机器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创作了一百多首“诗”,但那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诗”。真正的诗歌往往凝结着诗人对自然、社会和生活的深刻体验与感悟,机器人的诗歌只是对人类知识和语言符号在重组,只能算是一种“产品”。人工智能确实为当代诗歌传播提供了更多的途径,但一个自觉的写作者更应该清醒地意识到创作的核心在哪里,更应该保持一种警惕心理,以免让诗歌成为碎片或是不包含个人情感的空洞符号。

广西机电职业技术学院教师、青年诗人何燕表示,诗歌创作涉及人类复杂情感,有“人情”,有“悲悯”。思考生命,感受欢乐和疼痛,是有血有肉的人才会有的,计算机语言可以实现高级的表达,可以进行诗歌创作,但它无法复制人的七情六欲,无法以细微之思,洞察人情。我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不希望,自己读到的诗歌是一个冷冰冰的程序所创作出来的。我们阅读诗歌,是希望产生一种心灵与心灵的碰撞,或者一种不期然的命运相遇。

重庆邮电大学硕士研究生、青年诗人曾庆认为,人工智能缺少的是非逻辑性的思维,它作为一个具有工具性的事物,无法站在人的立场上去思考问题,它创作出的诗歌更像是程序性的表达,而不是诗人对生活的思考和超越。广西体育高等专科学校教师、青年诗人金浔则认为,机器能够长久的积累和储存知识,不像人脑那么容易“忘事”,人工智能通过不断地自主学习和更新迭代,未来或许能比人类自己更了解人类的想法,创造出真正能引起读者共鸣的好作品。

最后,董迎春教授对诗会活动进行总结。他指出,本次的“云诗会”体现出了三个传统。一是相思湖的诗歌传统。每年三月,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及相思湖诗群都会举办海子诗歌朗诵会,以诗会友,活跃校园诗歌文化。今年,通过网络诗会的形式邀请区内外高校诗友参加,是一次重大创新。二是古代文人雅集传统。在春天,文人墨客相约雅集、清谈,是古已有之的传统。当今的诗歌朗诵和诗歌研讨活动,即是这种传统的延续和发展。三是文化守护的传统。在以快为标志的现代社会,我们谈论现代性、后现代,还是当下的后疫情时代、人工智能时代,诗歌作为一种“慢”的审美活动,就是一种文化守护。在“不安”“不确定性”充斥的现代社会,诗人就是我们精神世界的坚定守护者。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中国文联发布《中国文艺工作者职业道德公约(修订稿)》

中国文联3月29日发布的《中国文艺工作者职业道德公约(修订稿)》指出,全国广大文艺工作者应弘扬主旋律,传播正能量,歌颂真善美,针砭假恶丑,激浊扬清,见贤思齐,决不做不良风气的制造者、跟风者、鼓吹者,坚决抵制偷逃税、涉“黄赌毒”等违法违规、失德失范行为,反对炫富竞奢、见利忘义,摒弃畸形审美。

文化 2022-03-30 08:41

没想到吧!古代清明也有“云祭扫”……

中国人的祭祖方式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根据现实情况适时调整,以至于古人也有了自己的“云祭扫”。

文化 2022-03-29 16:50

早知潮有讯 | 乐业往事

从步入青春到长大成人,故乡给过我许多伤害,外面的世界也常常不善待人,山中小城成了最好的避风港,是我的第二故乡。

文化 2022-03-29 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