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跨越,西部陆海新通道不只是“通道”

作者:王海波
来源:《当代广西》2022年第7期
2022-04-02 10:35

3月的广西,草长莺飞,万物萌生。

在一湾碧蓝面朝东盟的广西北部湾港,码头上大型吊机有序地吊装着货物,集装箱车不停地往返穿梭,远处海面上不断有轮船驶进驶出;在青山碧翠连接越南通达东南亚的边境口岸,满载货物的重型卡车往返于中越之间,参与边民互市贸易的人员有序往来,路边小摊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往日生机勃勃的景象正逐渐恢复。

2017年2月,西部陆海新通道(时称“南向通道”)首次被正式提出(当年9月实现常态化运行),至今已经5年时间。5年来,随着一趟趟铁海联运班列的开行,这条北联“一带”南接“一路”、有新时代“国际灵渠”之称的大通道,已成为广西服务和融入新发展格局,加快融入共建“一带一路”的关键大动脉。

见证:新通道“圈粉”新伙伴

2022年3月3日,一列满载2250吨来自东盟国家的高岭土、聚酯切片、建筑陶瓷等货物的铁海联运班列从广西钦州港开出,驶往重庆团结村。

今年以来,乘RCEP生效实施东风,西部陆海新通道运输保持强劲增长势头,货物集聚效应更加凸显。今年前2个月,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发运货物10.78万标箱,同比增幅为64.8%。

春节过后,广西沿海铁路股份有限公司钦州车务段副段长黄光辉成了大忙人。接车、验收、驳接、调配……在钦州港东站集装箱办理站见到黄光辉,发现他比几年前更黝黑了。“现在比过去真是忙太多了!”这是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以来,黄光辉每次面对媒体采访必说的心里话,且他脸上总是洋溢着自豪的笑容。

自2016年调到钦州港东站工作以来,特别是2017年9月28日首趟西部陆海新通道上行班列从钦州港东站鸣笛开行以来,黄光辉见证了钦州港东站从一片滩涂荒地变成繁忙的智能化铁海联运站点的历程。

黄光辉回忆,最初是来自重庆的班列,虽然当时货物散且少,有时候一周才发一列车,但心里总是充满期待。

之后不久,重庆、广西、贵州、甘肃四省(区、市)政府共同签署了共建新通道的协议,由此形成了“一干多支”的体系。

此后,从西部地区汇聚到钦州港东站的货物越来越多。在热火朝天的货场,看着一趟趟“钢铁巨龙”驶进驶出,黄光辉介绍,这个曾经一年开不出几列车的渔港小站,如今每天到发的铁海联运班列已达到20列左右。

2019年8月,经国务院批复,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这条大动脉的吸引力越来越强。

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朋友圈”发展至14省(区、市)54市99个站点,运输货品达640多个品类,连通全球107个国家和地区的315个港口,成为横跨中国西部的物流大通道,形成“一带一路”经中国西部地区的完整环线。

“随着西部陆海新通道‘朋友圈’不断扩大,越来越多来自全球各地的货物在这里集聚,也吸引众多国内外客商利用新通道开展国际贸易。除了对开至中西部其他省份,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还实现了首发印度、首载阿联酋货物以及中欧班列的常态化衔接。”黄光辉对新通道发展成果如数家珍。

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14省(区、市)经广西口岸进出口货物总值达4939.8亿元,同比增长35.3%,增速创历年新高。

一艘货轮停靠在钦州港集装箱码头等待吊装。   记者 王海波 摄

改变:新通道成广西发展新引擎

广西是我国唯一与东盟国家陆海相连的省区,是中国面向东盟开放合作的前沿与窗口,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对广西高水平开放发展的意义不言而喻。

5年来,广西把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作为广西高水平开放发展的牵引工程,全力推进新通道软硬件设施建设。  

“近年来,随着业务量不断攀升,出现了大型船舶压港、堵港的状况,最多的时候一天在锚地候卸的船只就有六七十艘。”站在防城港渔氵万港区20万吨级的401号泊位展板前,北部湾港防城港码头有限公司业务部副经理吴家还用手指向对面海域的锚地告诉记者,401号泊位的建成使港区大型船舶压港、堵港的问题得到基本解决。

2021年年底建成并投入运营的401号泊位,与400、402号泊位两个20万吨级码头形成连片生产运营模式,极大缓解了港口大型船舶集疏港的压力,共同释放港口生产能量,为港口注入了经济发展新动能。

401号泊位是西部陆海新通道的重点工程之一,也是广西加快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基础设施建设的缩影。早在2018年,广西就制定出台《2018年度中新互联互通南向通道广西重点基础设施项目计划》,涉及铁路、公路、港口、机场、多式联运基地、内陆无水港、其他物流基础设施等项目建设。

经过几年的努力,钦州铁路集装箱中心站建成使用,钦州港东航道扩建工程一、二期工程调整项目通过交工验收,南宁国际铁路港、中新南宁国际物流园建设提质增效……大批重点项目、重点工程的建成,让西部陆海新通道“底气”更足。

在完善“硬设施”的同时,“软环境”的改善也没“掉队”。

3月25日,走进南宁国际铁路港海关监管作业场所,堆场里的集装箱堆放整齐,不时有叉车穿梭其间搬运货物。

南宁国际铁路港开发运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志杰介绍,过去业主在这里装车后还要在凭祥市报关出境,增加了时间成本和企业负担。2021年5月南宁国际铁路港海关监管作业场所正式封关运营,实现了一次申报、一次查验、一次放行,在海关通关时效层面实现“零等待”。

广西丰豪新通道供应链有限公司产品经理李通告诉记者,现在公司的货物就地完成所有通关手续,货物仅1天便可抵达越南,相比以往节省了3天时间,且每个货柜可节省300~400元的人力和物流成本。

降低港口中介服务收费、推行国际贸易“单一窗口”、 集装箱货物“船边直提、抵港直装”、压缩通关时间、“一企一策”……广西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让西部陆海新通道更顺更畅。

随着西部陆海新通道软硬件日臻完善,营商环境不断优化,通道运营日益成熟,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年开行量从2017年的178列增长到2021年的6117列,增长33.4倍。与这条大动脉同频共振的北部湾国际门户港,也在涛声激越的时代浪潮中阔步前行。2021年,北部湾港货物吞吐量完成3.6亿吨,集装箱吞吐量完成601万标箱,增速排名全国沿海主要港口第一,北部湾港也跻身全国十大港口行列。

第18届中国—东盟博览会期间,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发展及其带来的机遇备受关注。图为西部陆海新通道展区。   记者 刘峥 摄

期待:新通道不仅仅是“通道”

如今,借助西部陆海新通道,越来越多物美价廉的越南火龙果、泰国龙眼、马来西亚榴莲等现身西部地区各大超市,而成都、重庆、兰州等地的电子设备、汽车配件、陶瓷、马铃薯等产品也通过西部陆海新通道走进东南亚、非洲乃至全世界。

5年来,这条交通动脉对广西加快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重要节点枢纽,助力西部地区乃至全国开放发展的作用日益凸显。

许多专家和学者认为,西部陆海新通道逐渐形成了东西双向互济、陆海内外联动的发展格局,它不是单纯的物流通道,更是一条经济走廊。

广西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延强坦言:“近年来,我参与和见证了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演变发展过程,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通道畅起来、强起来、实起来,真正成为贯通南北、衔接陆海、协同沿线的经济大动脉。”

通道促进了物流,物流带动了贸易,贸易繁荣了产业,产业拉动了经济。在广西大学海洋学院副教授林昆勇看来,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联通中国西部和东盟市场,带动贸易增量,繁荣产业,发展经济的局面已经形成。广西和沿线省份应在加快通道和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提升运输能力和物流发展质量效率的同时,进一步推动产业的深度融合,畅通跨区域的产业链、供应链。

随着今年1月1日RCEP生效实施,广西迎来新一轮开放发展新机遇。在顶层设计上,广西已明确,将通过深入推进扩能优服、大能力运输通道建设、通道物流提升、通道产业融合发展四大行动,高水平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

对此,李延强建议,未来在新通道的建设中应不断拓展中国—东盟开放合作的深度和广度,让新通道对经济的重大牵引作用进一步发挥,聚势再塑产业链和供应链。

值得一提的是,3月17日,自治区发展改革委正式批复平陆运河建设项目,这是我国自京杭大运河后的第二条运河。作为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的重大牵引工程,平陆运河将为广西及西南地区、中南部分地区开辟出一条路程最短、更经济便捷的出海大通道。对广西而言,这无疑又是开放发展中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

责任编辑:杜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