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母亲的诗

作者:石才夫 黄鹏 庞白 黄土路 梁洪 牛依河 伍迁 李宗文 夕夏 李富庭 李云华 吴真谋 何里利 农云海 蓝棂儿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2-05-07 18:09

编者按:Mom,世界语言中共同的词汇。哪怕岁月偷走了母亲的青春,甚至生命,但文字构筑成的暖梦里,母亲永远不老。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这个五月,让我们共同感受、感念、感恩来自于母亲的爱。愿时光温柔,将每位母亲的岁月人生打磨得温润亮泽;愿我们与母亲的情感长河,流淌于日日夜夜、岁岁年年。

相伴相生。图片来源 千图网

在一起

石才夫

 

单位每年都要核实

干部信息

人事处小李

拿我的登记表

让我签字确认

这个时候

父亲和母亲的名字

会同时出现

而且挨在一起

他们名字后面的三个字

也挨在一起:

已去世

母亲这样挨着父亲

已经三十多年

他们还将继续挨着

超过生前

在一起的时间

 

(作者简介:石才夫,笔名拓夫,中国作协会员,现任广西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出版有《坐看云起》《天下来宾》《以水流的姿势》《八桂颂》《流水笺》《新时代颂——石才夫朗诵诗选》等诗歌散文集)

 

朦胧的山坡与松树和在清晨的阳光在白杨树.jpg

雾起山林。图片来源 千图网

阳光照在山坡上

黄鹏

 

阳光伸直温热的手

抚摸千山万水

天空用湛蓝

浇灌五月的梦想

风开始铺展蛙声、鸟鸣及蝉唱

铺展生命的情调

浅浅的白云

以自然的朴质

演绎天边的旷远和飘逸

 

在家乡一座山坡上

母亲的坟堆立在草木间

仿佛一团生命的颜色

凝聚母亲一生的光阴和辛劳

以及子子孙孙绵延的思念

坟前的烟火

跳动无言的舞蹈

环围的草木

摇曳怀想的忧伤

远处的明江,泛起

清凉的水花

沿着血脉的通道

涌向我的眼眸

 

照在山坡上的阳光

把青草与树木的气息

分给夏天

也分给母亲

 

(作者简介:黄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壮族作家创作促进会会长、广西散文学会副会长、广西作协散文委员会副主任,出版诗集四部、散文集三部)

 

消毒液和镜子上的面具.jpg

镜子。图片来源 千图网

一面镜子

庞白

 

昨天立夏,朋友的母亲走进医院

这个来自偏远县城的老人

一辈子没单独面对过这么多白大褂

扫码、测温、询问

她希望一连串繁琐和不安

能换来出院后的清晰世界

 

前年元宵节后第二天

疫情如火如荼,我和弟弟

也送母亲住进了医院

腰椎间盘突出、骨钙流失

窦性心动过速……呼吸太困难

现在她天天到小区的树荫下伸手踢脚

 

这两个同时代的老人

把七十多年来领受到的人间悲凉

一点点展示给我们看

她们把自己当成一面镜子

照着我们即将面临的沟壑

 

(作者简介:庞白,合浦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唯有山川可以告诉》《慈航》《天边,世间的事》等)

 

霜花。图片来源 千图网

窗花

黄土路

  

妈妈,要过年了我突然想起我学过的木工活

做过的几把小椅子,因此接受过你目光的赞许

妈妈,那几把小椅子哪里去了

歪歪扭扭的笨拙的椅子和我的童年

都到哪里去了

有一天我竟然想着,要是自己不长大,你就不会离去了

妈妈,我跟在你身后去田里干活的那条路现在无法走了

一辆超重的推土机把它推得乱七八糟,谁也认不出它来

妈妈,他们在前山挖矿,在后山砍去了不少大树

现在留下了一堆生锈的机器

妈妈,只有我还在想着从前的小路,它连结着你

有它我才会找到你,现在我只能在文字里回忆

妈妈,我曾经以为写字和种地是一样的活

这是多么好笑啊,妈妈,写字没有泥巴溅到嘴里的那种咸味

而耕地却有

妈妈,写字难觅到真正的故乡

而我的身体却一点点被它掏空

妈妈,现在的日子好多了

我才觉得没有你的日子,怎么好都不是好

妈妈,这么多年了我突然想起跟你学过的剪纸

我剪不出童年,剪不出你生前的样子

那就剪老屋旁边的一棵野草吧,它开着细碎的不起眼的花儿

妈妈,要过年了

我把它贴在窗上

我把你一辈子都没戴过的花儿贴在窗上,给你

 

(作者简介:黄土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小说集《醉客旅馆》、散文集《谁都不出声》《翻出来晒晒》及诗集《慢了零点一秒的春天》等)

 

母与子。图片来源 千图网

母子帖

梁洪

 

我七岁的时候

母亲每天都用 拇指和食指

撑开 我的眼皮

查看我的眼珠子 是否和她的一样 泛黄

然后 她给我们盛好饭菜

又独自一个人 在边上 

把慌恐 担忧 内疚 以及病毒 

 一 一咽下

 

这个在我梦中 去了天国五十次的人

她总会顺着泪河 回游到我的张望

今天 是她八十五岁寿辰

我用拇指和食指 撑开 她的眼皮 

让眼药水 融化她 迷蒙的风霜

让病卧在床的她 在五十年后

还能看得清 我的眼瞳

仍如五十年前那样 明亮

 

(作者简介:梁洪,男,壮族,著有诗集《一个饺子的距离》)

 

飞鸟。图片来源 千图网

天上的母亲还在操心我们的事

牛依河

 

母亲去世后,幼小的女儿问我

奶奶去哪了?

我说,你奶奶到天上去住了

一个很美好的地方

女儿信了,她望着天,仿佛在寻找

她奶奶天上的住所

有一次,女儿指着树上的鸟,说

爸爸,可以帮我抓住那只小鸟下来吗?

鸟儿似乎听到了女儿说的话

扑棱飞走了

我说,鸟儿飞了爸爸抓不着

女儿说,你快给奶奶打电话吧

让她在天上抓住鸟儿

我突然愣住了,不知如何回答

我抬头看天

一阵风拂面而过,像是母亲飞过

正在努力追赶空中翻飞的鸟儿

她还在操心我们的事

 

(作者简介:牛依河,广西大化人,广西作协会员,南宁市作协理事。2018年获广西作家协会 “文学桂军”新锐作家扶持。在《民族文学》《诗刊》《诗潮》《星星》等发表作品,诗歌入选多种诗歌选本)

 

千图网_藏族妇女_图片编号37040571.jpg

藏族妇女。图片来源 千图网

在朗木寺

伍迁

 

左边是四川。右边是甘肃

不远处是清澈的白龙河

在朗木寺的半山坡

我遇见一位藏地母亲

她饱经风霜的脸庞

有一抹常见的高原红

 

我蹲下来。和她说话

她说去得最远的地方

就是拉萨。布达拉宫

说到自己的孩子

她和我的母亲一样

眼眸里闪烁着光芒

 

我从朗木寺

带回来一块石头

当我的目光和它相遇

就会想起那个下午

高原上暖暖的阳光

还有那位朴实善良的藏地母亲

 

(作者简介:伍迁,广西北流人,广西作家协会理事、诗歌创作委员会委员,南宁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漆诗歌沙龙发起人之一)

 

执手。图片来源 千图网

母亲

李宗文

 

很多肤浅的语句已不适合这个伟大的词

于是这些年我一直在沉默地问

您有没有怀想自己的青春年少

您孤单无语的时候最牵挂的又是谁

您把汗水种在地里

秋天有没有收获惊喜

 

哦,和您能说上话的玩伴越来越少

您的回忆越拉越长

远到童年泛黄的照片

您的目光越来越浑浊

却清晰地映出故里的层层山河

 

您那逐渐苍老的双手

彼时曾数过多少星辰

如今远方吹来的风是伴您唯一的清凉

您在他乡的城

遥望故乡的河

多少年目光望穿秋水

浸染无尽的霜

和轻如浮云的宿命

 

(作者简介:李宗文 ,广西作协理事,南宁作协副主席,广西写作学会理事,中国西部散文学会广西分会副主席)

 

村居。图片来源 千图网

乡居记

夕夏

 

傍晚,屋外是黑色的森林

偶尔传出鸟鸣

一种布谷鸟的叫声,在春天

随着隔壁老人暮年多病的果实悄悄落下

 

落日还未完全下垂

草地上来了一群鸽子,看样子

从远方飞来,女儿掰下一块面包

他们分享食物,草木分享春天

 

蓝色和红色的天际,在鸽子翅膀间跳跃

我看到母亲从田野回来

她在山岗种植香蕉,星星没有

在黑夜里敲响窗户

我们住在房子,大雪已在睡梦中逝去

 

(作者简介:夕夏,广西北流人,《北流文艺》特约编辑。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扬子江诗刊》《草堂》等)

 

使用移动电话的年轻时髦.jpg

来电。图片来源 千图网

家中来电

李富庭

 

至今,我仍然记不住母亲的电话

这令我感到有些羞愧

因为多年以来,呼入电话的次数

总是要比呼出的次数多得多

除了交换彼此的近况与日常琐碎

并没有具体的事情需要嘱咐

母亲的电话,与众多母亲的电话一样

仿佛都是在行使思念孩子的权利

 

参加工作前,有关族里的婚丧喜事

我通常都不在被告知的行列

但近年来,这样的讯息却越来越密集:

“谁家又结婚生子了,谁家的老人又突然离世”

这些来自家乡的,或喜或悲的电磁波

飞越崇山峻岭,飞越江海河湖

以每秒三十万公里的速度,撞向我

必然会在心底掀起一阵蓝色巨浪

 

村里长大的孩子越来越多了

离世的老人也越来越多

当我窥探到,这个村庄的生死秘密时

我就特别害怕,接听母亲的来电

 

(作者简介:李富庭,广西金秀人,广西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民族文学》《诗歌月刊》《广西文学》等,入选多个诗歌选本)

 

空寂。图片来源 千图网

妈,爸爸呢

李云华

 

由于疫情的原因

已经连续三年没有回家了

春节清明三月三九月九

我都呆在城里重复着两点一线

默默坚守着 日渐增多的胡茬

以及日渐稀少的黑发

 

今年五一节那天

带着小孩回到家乡

陪陪年迈的父亲说说话

小孩兴奋得像只放飞的小鸟

从村头飞到村尾

又从村尾飞到家里头

 

家宁静得像一片夜

凝固在空气里

我满屋子寻找父亲

最后推开母亲的卧室

随口就问“妈,爸爸呢”

卧室空空荡荡没有一声回响

我瞬间崩溃在自己的泪水里

母亲早已走远

但挂在墙上的黑白照片

一直对着我笑

而我却一直在哭

 

(作者简介:李云华,壮族,作品散见于《广西文学》《中国诗歌》《长江诗歌》等报刊)

 

老屋。图片来源 千图网

母亲

吴真谋

 

回忆过去的生活,像往枯井里扔石头

像在伤口上撒一把盐。大雨来临

你还要出门,还要在滂薄的大雨里

交出一个季节最后的汗水

交出我们珍藏已久的内心的秘密

 

路在脚下,它延伸得太远太远了

母亲,走出小屋,你的微笑

被门前的树叶染绿。一条河流

转过一个大弯之后,从你的手掌上

轻轻流过

 

就像,大地上,放牧的青草已经回来

就像,枝头上,放牧的花朵已经回来

 

(作者简介:吴真谋,仫佬族,广西罗城人,农民,广西作家协会会员)

 

过河。图片来源 千图网

母亲的河

何里利

 

母亲年轻时候的河水是清白的

河面上的风也不复杂

它头脑简单,只是吹皱河水

吹绿两岸的竹林。

年轻的母亲脸上有桃花红

她对着河水说过一些话,可能关于太阳

可能关于爱情,可能只关乎一朵野花

知情的河水已奔赴另一条河

那略知一二的沙粒也已经被带走。

母亲要渡河,她脚下的木板桥摇摇欲坠

年幼的我阻止她,中年的我阻止她

母亲态度坚决且满腹心事……

母亲渡过这条河,母亲渡过那条河

这条河的对岸,那条河的对岸

都有她的亲人。

河水拐了太多的弯

我不知道哪一道弯

是它心甘情愿拐过去的

我担心它一不小心会打一个死结。

在一个掐指一算的好日子里

我撩开河面上的薄雾

看见母亲的一头青丝

盘成了一条河的九曲十八弯。

 

(作者简介:何里利,广西北流市人,玉林作家协会会员、漆诗歌沙龙成员,有小说、诗歌在《红豆》《广西文学》《长江诗刊》《诗歌月刊》等各级刊物发表)

 

千图网_耕田插秧_图片编号37031169.jpg

插秧。图片来源 千图网

原来你一直在身旁

农云海

 

黎明的钟声敲醒沉睡的竹林

洪亮的公鸡打鸣声冲破柴门

兰花迎着曙光在窗台盛放

如你期待的那样

一切似乎从未改变

你在时,日子总是清澈透亮

米粥是清甜的,菜花是清甜的

空气也是清甜的

你在清晨烹制美味早餐

在夜晚来临哼唱催眠曲调

你忙碌的身影,总让我忘不了

 

我的记忆,藏着许多关于你

母亲,我从未忘记

你讲过的故事,唱过的歌

经历的苦楚,追逐的梦

点点滴滴都烙印在我的生命里

它们会在某个日子 某些时刻 某个瞬间

翻涌而出,于是

我开始慢慢学着,和你一样

清晨为家人烹制美味早餐

夜晚来临给孩子哼唱催眠曲

 

(作者简介:农云海,本名农芝,广西作家协会会员,“绿城玫瑰”女作家群成员,获第二届“文学高地:十佳诗歌奖”)

 

千图网_母亲缝补_图片编号37024457.jpg

缝补岁月。图片来源 千图网

活菩萨

蓝棂儿

 

我摸索着身体,像摸索祖辈交织的

沟壑和秘密,触及隐痛的左脚拇指外翻,

是历史闪现的片段,我继承了一个章节——

母亲一直隐痛的江山,有我的贪婪

我仍然那么依赖眷恋,母亲的体温和气味

 

那隐藏好的灼痛是一把凸起的钥匙

锁着母亲不表露的顽强,扛起风霜烈日暴雨,

操持琐碎的平凡、厨房消磨、耐心的针脚

缝补日子的裂缝,直把生活的倒钩磨成软肋,抽出

最慈悲的时间,凿通所有悲欣

 

为我掖好被子、抱着痛哭的我、操劳我的饮食

焦灼的目光一刻不离生病的孩子

这世上我求的,她都全部给予了我

她是我一生有求必应的菩萨啊......

 

她只在夜里,悄悄用艾条热灸辗转的疼和担忧,

呛人的烟雾变得洁白,舔舐过岁月的委屈和磨难

让青丝染上了烟火的霜雪,是时间催促的伤

落在我左脚和心尖上无声触电的疼,教我

一生对母亲虔诚和信仰与敬爱

 

(作者简介:蓝棂儿,原名李冬冬,有作品在《诗歌月刊》《长江诗刊》《广西文学》《红豆》等发表)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叙述结构和抒情效果的确指性构建——读壮族诗人李云华诗歌作品

壮族诗人李云华的诗作,诗风清新、诗意迭生,负载着诗人自身对生命、对生活的体悟。

文化 2022-05-06 11:16

广西这个露天美术馆有意思

日前,一座由广西本土80后青年艺术家陈星州首创的露天美术馆落地北流市新圩镇河村,并于“五一”小长假期间迎来首展。

文化 2022-05-05 16:09

当《诗经》遇见壮族山歌

当《诗经》遇见壮族山歌。

文化 2022-05-05 11:04

飘荡在农场里的音乐 

于这些归侨而言,这音乐是最动人,最养心的,陪伴他们度过了漫长的岁月。他们在歌声里思念远方的亲人,并告诉亲人他们在这里过得好。

文化 2022-05-05 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