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来自远古的端阳

作者:陈洪健
来源:《当代广西》2022年第11期
2022-06-02 11:27

端午节注定与水结缘。这个雨水频繁的时节,中华大地上,长江、黄河等数以千计的大江、大河在咆哮奔流。

我看过一幅反映屈原投江的画作,屈原迎风披发,目光烁烁,怀着无比悲愤的心情投向汨罗江。江水汤汤,激荡着永远不停歇的历史惊叹。

端午节本是南方吴越先民创立用于拜祭龙祖的节日。因传说战国时期的楚国诗人屈原在农历五月初五跳汨罗江自尽,后来人们亦将端午节作为纪念屈原的节日;也有纪念伍子胥、曹娥及介子推等说法。

“隐隐歌声报晓晴,篙工报道抵邕城。货船江面排鳞似,万杆桅樯数不清。”此是清代壮族诗人黄体元《邕州杂咏三首》其一。诗中描绘了邕江两岸的繁华景象。过去,端午赛龙舟是南宁市民最喜欢看热闹的民间体育娱乐项目之一。一到端午节,人们就三五成群去往邕江两岸、南湖公园观看龙舟比赛,江的两岸挤满了人。随着咚隆、咚隆的鼓声,观众欢呼雀跃看各路好手在水上争先恐后地竞赛。选手们划桨的动人节奏,以及手臂裸露的古铜色所展示的健美力量,粗犷与诗意糅合,将南宁端午节的龙舟比赛推向高潮。两岸边,有说普通话的,有讲壮话的,有喊南宁白话的,也有操着桂柳话、平话、客家话的……各种语言汇成同一个意思:为自己喜爱的参赛队加油助威!

早年间,我也常和朋友到邕江或是南湖公园看端午龙舟比赛。当时还单身的我,每当看到情侣手拉手温馨相依欣赏龙舟比赛的那一刻,羡慕之余,也不乏些许惆怅和失意。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远在100公里以外的父母,想念与家人、亲朋好友欢度端午节的幸福情形。是的,城里的龙舟比赛再热闹再精彩,也抵不住离家乡愁,我总会在每年这个特殊的日子怀念祖母、母亲亲手做的灰水粽。

端午节的桂南大地,植被丰茂,绿叶鲜花瓜果漫山遍野,为端午节提供了丰富的食材。大自然的馈赠,给节日的美食增添了鲜活的气息。端午节吃粽子早已成为约定俗成的事,只不过各地的风味不同罢了。

家乡的端午时节一片宁静,但当你深入腹地,大地却又另是一番热闹的景象:水稻在拔节,高大的玉米挂着饱满的苞子,用竹子插起的架子上挂满了嫩白的长豆角,一个个浑圆的绿皮西瓜在田里憨厚地躺着,真叫人嘴馋。如此鲜活的季节,一大早蝉就在树林里唱个不停,鸟儿成双结群叫得欢。我的老家宾阳县露圩镇一带,没有大江大河,我似乎没有见过镇上举办过龙舟比赛,但端午节打鼓、舞狮是少不了的。我们王平村有舞狮庆端午的习俗,每到端午节,村里的舞狮队早早就去拜庙拜社拜龙王,以期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最快乐的莫过于孩子们,舞狮的仪式点燃了他们对端午节的向往,于是,乡村一改平日的寂静,变得喧闹了许多。

四野的万物在悄悄地为端午拔节,农舍长长的烟窗冒起缕缕青烟,村路的两边连着一片片绿色的原野,屋里不时传出聊天的声音。以前,我们王平村有“吃端午节”一说,各家各户会热情邀请客人到村里过节,哪一户人家说得越欢,就证明他们家的客人越多。

在桂南,端午节虽不算农事最忙的时候,但对庄稼地的护理一点也不能少。不过,在端午节的前一天,妇女们便从下午就停下手上的农活,着手准备端午节的美味佳肴。宾阳县的甘棠、露圩镇,因有吃端午节的习俗,节气的美食品种也多:打石磨粉、做糍粑、蒸糖糕、包粽子……其中,粽子有三角肉粽和灰水粽。每次包粽子,我的祖母和母亲都要提前找来荷叶、竹叶清洗干净,然后将泡好的糯米、猪肉、红糖分别放入叶中再包裹、扎紧、蒸煮。我最喜欢吃灰水粽,细细长长的,粽肉有白色、黄色,黄色多是用红糖和糯米做成。入口细嚼,那清凉、软糯的滋味,我永远都忘不了。我家乡的端午,没有赛龙舟的条件,但粽子却是我们对端午永远的舌尖体验。

每年端午节的中午12点,母亲会准时在院子里对着太阳洒艾草香水,那洒水的动作,仿佛在田间劳作般的虔诚。院子里弥漫着浓郁的艾香之气,我们在屋里吃饭喝酒,大声喊她回屋,母亲总说不急,她一定要做完洒水的仪式。多年后,母亲告诉我,她洒的艾草香水由茅草、桃树叶、雄黄、艾根等搅和而成,能够驱避毒蛇恶虫,保我们一家人畜平安时,我才明白那种坚持里的贵重。

那来自远古的端午,在烈日的照耀下,与水交融,孕育出生生不息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敬畏、追思、感恩等多重情感与历史典故、传说故事、民间美食交汇共融,达成端午节最耀眼的烟火盛会。

 

(作者系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广西桂学研究会会员、广西散文学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诗•雨•龙城(外一首)

柳州,以一场雨的礼节,迎接——纷至沓来的诗意。

文化 2022-06-01 17:03

水边的村庄

 在竹达屯,我遇见一条有灵性有性格的沟渠,一条流水潺潺有灵性的小河,还有三五个在河水里戏耍有个性的孩子。这样有性格的竹达屯让我流连往返。

文化 2022-05-31 17:29

中渡时光(外一首)

柳州的水是秀秀的;一碗螺蛳粉溢出的生活,被流水带去远方。

文化 2022-05-31 16:00

中渡,中渡(组诗)

我是古镇五月,最后一个访客;一边走,一边琢磨两个汉字——中渡,中渡。

文化 2022-05-30 1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