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趣

作者:黄荣健
来源:广西日报
2016-02-06 09:27

2016年1月下旬的一天,南宁的孩子在露天停放的小车雨刮器上又惊又喜地抠出一把冰渣——北极圈的寒流不经意间到南方来溜达一下,让老老少少欣喜若狂!虽然不过是雨中夹着雪粒,却也让人感到那么晶莹剔透、纯洁无瑕!

我儿时冬天的浪漫想象来自一部叫做《林海雪原》的小说。你想想,身披白色风衣的解放军小分队,脚蹬滑雪板,在漫山遍野的皑皑白雪中,穿林海,跨雪原,风驰电掣,神出鬼没,多么令人神往!

于是,一到冬天就盼望下雪,而且是那种鹅毛雪,绵绵的、软软的、厚厚的。可惜,桂北那地方不是每年都能碰上这种大雪的,隔个三五年一遇,那就是造化了。桂北的冬天,更多的是“清风冻”。小雨淅淅沥沥,寒风凛冽,落在地上马上就冻结成冰,落在房檐、树枝上,就变成晶莹剔透的冰凌挂子。还时不时下冰雹子,下得喧哗、张扬,敲得到处啪啪作响。孩子们兴奋起来,在雨雪中欢呼雀跃:下雪了!最理想的是连着下几天,间歇中云霭里露出一片白,太阳像月亮一样似有似无地游走着,这是俗话讲的“开雪眼”。当天晚上,一场飘飘洒洒的羊毛雪悄无声息地覆盖了大地。

清晨一睁眼,屋子里就觉得特别亮。隔着窗户往外看——哇!满世界一片银装素裹。一会儿,雪地上便满是疯狂嬉戏的孩子和大人。有人把家里的四脚凳拿出来,翻转凳子,凳面朝下,年纪小的攥着凳腿坐在里面,稍大一点的孩子则使劲推着后面的凳腿,坐的、推的都高兴地尖叫连连。

早就盼望下雪的筹谋已久的大男孩,背上自制的滑雪板,飞一般地跑到坡地上,脚上捆好板,“嗖”地溜下去;又跑上来,“嗖”地又溜下去。循环往复,乐此不疲。

滑雪工具往往在大雪过后的次年就开始准备了。桂北盛产毛竹,很容易找到一米左右长、一掐粗的一截竹。一剖两半,底面削平;前端用火烤软,向上弯翘;中段钻4个孔以固定鞋子。滑雪板大功告成,剩下的事就是等老天爷成人之美了。运气好当年就能派上用场。自己精心制作的滑雪板引来羡慕的眼光,以及一大批尾随分享滑雪快乐的拥趸,心里甭提多高兴。运气不好,三五年都不下雪,岁月不等人,下乡务农,参加工作,或者当兵去了,那滑雪板算是白做了。

都说地球越来越暖了。现在吃得饱、穿得暖,却是越来越想念那流清鼻涕的冷天,盼望那久而不至的大雪。有点盼望、念想,也是蛮好的。

责任编辑:杜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