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颗珍珠(组章)

作者:庞白
来源:广西日报
2016-02-06 09:57

那光芒,那声音

那颗珍珠的光芒自远海潜来,穿过黑暗,穿过波涛,穿过宁静和遗忘,来到掌心,来到目光深处,在传说中,安定下来。

是穿透历史的光芒的声音。

沙沙作响的声音,细密、绵长、圆润、巨大……遥远,如春雷暗涌,如瞬间锦裂,那猝不及防的声音,延续了五千余年,至今。

今天,那颗珍珠似乎以雪的形式,在天地间微微颤动。这来自上天的声音,悄然打湿咫尺天涯的忧伤。

清 凉

曾在温度逐渐降低的途中,我看不见了珍珠的走向。我只看见一小片一小片白亮,零碎、轻微地飘荡。

它们摇摇晃晃,从高处飘下来,落到低处去。

沉默良久,我才醒悟,是珍珠在哭泣。

白色的碎片,飘到脸上,沾在眼睫毛上,嘴唇上,鼻子上,头发上……

白色的碎片轻轻落到掌心。

当手掌变得完全雪白,当雪白覆盖与生俱来的纹路之后,我把头低下来,让掌心里的碎白给燥热的脸降温,用纯洁和悲悯捂住我的眼睛。

脸很热,珍珠清凉。

沉静的奶黄

它的世界是一个奔赴的世界。

没有蔓藤,没有叶子,没有沾上泥土,没有隐含水声,但它们在生长。

那些奶黄,寂寞和绝望,同时鲜艳和活泼。

所有这些,归结到一起,成为掌心那方缓缓滚动的圆润。

孤独的珍珠,圆润的珍珠,奶黄的珍珠,被两只手从水里捧上来,被一颗心底夜抚摸,现在被无数双眼睛,久久凝视。

弥 漫

我相信珍珠的任何变化,哪怕瞬闪即逝,都是率性而为。如天上的流云,在高远生起和消散。

我相信珍珠的世界已经没有了恐惧,而且无比宽容。

它坦然起伏和往返。

和它一起坦然起伏和往返的,还有世光交错而过留下的寂静以及喧哗,一直在大地上方漂泊和弥漫,既是悬而不决,更是安放

——那绝世的光芒!

责任编辑:杜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