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的美丽——读甘剑伟生态散文《家园》

作者:陈洪健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2-11-04 09:03

QQ图片20221102160603.png

以甘剑伟创作的生态散文《家园》为蓝本摄制的纪录片《我与鳄蜥有个约定》。图片来源 央视网

甘剑伟创作的生态散文《家园》,先是参加“壮美自然杯”征文大赛,获得评委的好评,2022年又发表在《广西文学》第5期“乡村振兴·广西故事”栏目上,后再获中央电视台以此文为蓝本摄制成纪录片,完成了从文学到影视的跨界。

甘剑伟跟在《家园》文后的个人简介,只有短短的一行字:“做过几年林业记者,现从事油茶良法栽培推广工作。”工作的岗位虽然变了,但不变的是他的工作生活依旧与自然生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甘剑伟对广西生态资源是了解的,这些年他走遍了八桂大地的山山水水,又有着多年林业记者的积淀,所以写起散文《家园》来,得心应手。

当下,建设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中国深入人心,自然生态文学方兴未艾,各大媒体与时俱进,主题明确刊发生态类稿件或开设专栏,给时代留影,书写个体或小群体在历史坐标的微价值,为乡村劳动者颂歌。

甘剑伟的《家园》,题目看似普通,却是他谋篇布局的大智。《家园》反映作者深入贺州大桂山自然生态保护区,采访以罗树毅、王林、张庆云等甘于孤独清贫,在大桂山自然保护区保护生态环境的故事为线索,并以罗树毅十年如一日寻找、保护、人工繁养野生濒危动物鳄蜥为故事主线行文。《家园》是一个层次渐进多维度的家园,一是如何保护好濒危动物鳄蜥在大桂山的生态生存,二是生态保护者、周边农民如何处理好与大桂山生态平衡的关系,三是由保护鳄蜥在大桂山的生态空间至生物多样性保护联想到整个贺州市的生态文明建设。《家园》在甘剑伟的笔中,是一个由闭环至开放的家园,由小至大,由大至美,从而达到了他对自然生态与人类家园和谐统一的美学理解;他用许许多多劳动者辛勤付出,建设生生不息的家园,完成了对中国生态文明建设和新时代壮美广西的描绘。

作者在《家园》文章结构布局,人物刻画、细节描写,讲好生态故事,续写乡村振兴的奋斗价值内涵,文学可读性、科普性、趣味性等方面下足了功夫。首先,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刻画传神、细节描写出彩。文中为了表现罗树毅保护、培育繁衍鄂蜥的起因,作者写了他大学毕业后在大桂山林场子弟学校任教,学校解散后,后被退回林场待岗,又被安置木材检查站,没过多久又下岗的多舛命运。然而罗树毅并未为此心灰意冷。待岗一年后,罗树毅有机会应聘到大桂山鄂蜥自然保护局做一名科员,从此与鄂蜥保护结下了不解之缘。罗树毅的人生经历作者虽没有浓妆笔墨,却暗写了罗树毅留守在大桂山的坚定信心,为什么他不到大山外面寻找更多发展机会?或许他的生命早已和大桂山融为一体。作者对罗树毅的肖像描写,简要勾勒就写活了一个人从文质彬彬的书生向粗犷汉子的形象转变。在细节描写方面,作者写了罗树毅第一次到大桂山寻找鳄蜥的路上,在森林里遇上毒蛇,罗树毅被惊吓出了冷汗,点明了他的工作危险无处不在。文中又写大桂山鳄蜥自然保护局在北娄成立了全国第一个鳄蜥救护和繁育基地,罗树毅当了第一任“大管家”,几乎承担了所有的工作,有一年一只母鳄蜥反常地在冬眠前产子,他只好放弃回家过春节的计划,一心一意照顾它们,因鳄蜥是冷血动物,不能用电热暖气,“小鳄蜥舒适了,他却冷得发抖,裹着棉被坐到天亮”,将人物爱岗敬业写得活灵活现。

作者在文章开头以蒙太奇的手法,向读者展开了大桂山北娄保护站的地理生态景色美,写了保护站职工居住环境的简陋,现场代入感非常强。作为一篇自然题材散文,很多读者对鳄蜥这一种珍贵物种并不解,要怎样才能讲好鳄蜥的保护故事?对此,作者以动人的故事片段,精彩的文学语言,转化为通俗易懂的叙述,让读者对鳄蜥的生活习性、生存环境、繁衍有了较全面的认知。本文读下来一点都不令人费解,反而有欲罢不能之感。比如,罗树毅和张庆云在森林里寻找、观察鳄蜥的生活习性、生存环境时,两人的冷静、耐心和突然发生危险时场面的惊心动魄,有情节有细节,直达人的内心。作者在罗树毅等人的自然生态保护故事中融入了鳄蜥和大桂山众多的动植物科普知识,既不生硬,又合情合理,内容生动、丰富有趣,读起来非常亲切,容易消化,俨然一副大桂山百科知识库的缩影图。

本文结构严谨、逻辑性强,开头如何导入、中间如何写、如何收尾,作者把控有道。从写罗树毅等保护站几个人物的出场,他们的难处与执著坚守,从小视角至写贺州生态文明建设取得的成果,到最后主人翁的命运变化,丝丝入扣、至情至理。此外,作者很好地继承了中国传统叙事的手法,善于用长、短句相结合,语言节奏感强,譬如:“大黄狗突然狂吠,抬头看,树枝下一条手腕粗的黑蛇正朝他们吐芯”“不久,一条蚯蚓路过,鳄蜥跃下叼蚯蚓又回到树枝上,等待下一条蚯蚓的到来”,语言节约,一连串的动作,顿时让场面生动了起来,印证了生态保护工作者的艰辛,从侧面彰显了作者扎实的语言功底。

《家园》一文,给人不少启迪:要真真正正深入乡野古村落,与劳动者建立深厚的友谊,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和在实际中遇到的种种困境,才能做到心中下笔如神, 写好乡村振兴平凡英雄精彩而感人的故事,传递好时代声音和价值。

 

(作者简介:陈洪健,广西作协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协会员,南宁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广西散文学会副会长)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心中那抹红】我有所思在广西(组诗) 

带月归家,世界的重量,只剩下稻香和月光。

文化 2022-11-02 10:56

读书时空 | 中国式现代化道路的成功密码等5则

《当代广西》2022年第21期推荐《中国道路是如何成功的?》《云上的中国:激荡的数智化未来》《一读就上瘾的中国史》《公文写作金句速查一本通 : 诗词、佳句、俗语、点睛文案用法》“中国多民族作家作品系列丛书”等图书。

文化 2022-11-02 10:50

彩调剧《新刘三姐》唱响时代精神

彩调剧《新刘三姐》中,时代精神得到了立体性、直观性和视觉性的展示和呈现,让人们从一部舞台艺术作品中,感受到那种充满人民感情、事业热情、生活激情的精神情绪在眼前勃发,在身上激昂。

文化 2022-11-02 10:42

喜讯 | 广西纪录片《苗寨八年》摘得“星光奖”!

2022年11月1日晚,第27届电视文艺“星光奖”颁奖典礼在北京举办,由自治区广电局和广西广播电视台联合出品制作的4集纪录片《苗寨八年》从入围的30部竞选作品中脱颖而出,斩获优秀电视纪录片奖。

文化 2022-11-02 10:35

柳贝山秋色

柳贝山之秋,正是稻穗忆春夏,银杏接秋冬。踏着秋色,我来了。

文化 2022-10-31 16:34

十月果语(组诗)

季节将十月越拉越细,河流也渐渐瘦下来。

文化 2022-10-31 1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