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夏江城生好景

作者:彭敏艳
来源:《当代广西》2023年第10期
2023-05-18 18:27

平南县的武林港是珠江—西江经济带重要的交通港口和货物集散地。陈汝军 摄

春生夏长。随着远道而来的风,流水、浮云、人潮和晨昏往来的江滨小城被唤醒,江岸上的楼宇、厂房、田园、山野充满了张力,顺着大地的脉络,江河也奔腾了起来。

行走的船只发出有力的鸣笛,他们也许刚从武林港出发,满载石灰石、生态家具板、藤编竹织制品或纺织服饰,沿着西江而下直往珠江三角洲入港;也许他们刚从云南曲靖回来,带回了鲜花制品、菌菇干货,沿途再捎带点贵州特产,将到武林港卸货。这些船只往来穿梭,满载着希望破浪前行,勾画出这通江达海的“黄金水道”,带动县域经济顺水而升的动人景象。

贵港市平南县的武林港是珠江—西江经济带重要的交通港口和货物集散地,也是西江广西段重要的中转港口,那一声声或短促或悠扬的鸣笛是他最有力的心跳,也是他最亢奋的语言。船只起航或停靠,码头上的挂车、货车随之进进出出,在鸣笛声声中进行着相互的交流。笛声里有出发的信心和激昂,也有归航的喜悦和满足。这笛声在昨天、今天和明天之间流转,在上一辈和下一辈之间承接,就像港口的建设那般,从一期到二期,眼下,三期也已提上日程。这个有着1700多年悠久历史的小城,在新时代浪潮下一步步打开格局,主动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实施东融战略,助力珠江—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

港口连通了水路、陆路,也连通了中国(贵港)纺织服装时尚新区(一核五园)、临江工业园,拉长了沿江两岸流域的农业产业链,辐射带动了文化旅游业,有效助力乡村振兴走上快车道。

福建、浙江、湖南、江苏等地的大批客商把目光聚集在这个水陆交通便利的江畔小城,他们看中了这块热土上密集的人口,尤其看中了这群人的朴实,他们笃信投资最终的结果会是双赢。前几年,一位香港客商独自驾车来平南县考察投资环境。当他在村里转悠时,一只车轮陷入了路边的裂隙,卡在原地动弹不得。村民们自发组织人马过来帮忙,齐心协力帮他把车轮撬了出来。纯朴的村民婉谢了港商的酬谢,反而热情地邀请他到家里做客。这个小插曲的出现,坚定了港商在平南投资的信心,而今,他已成为平南保利高塑胶制品(广西)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用自己的方式回馈着这片土地。

江水从古流至今,两岸的荣枯、房屋的迭代、人潮的聚散以及故事的悲喜,全都倾注在流水里。仿佛所有悲苦愁绪,都能被江水平息,总会有后浪接续前行,唱响动人乐章。江水一浪接一浪地涌动,以开放的姿态承载着往来的船只和货物,承载着来自五湖四海的文人墨客、商贾官宦。

清乾隆年间,粤商从大乌古镇码头靠岸歇脚,或客居或定居于此,粤东会馆应运而生。被誉为“周程三夫子”的周敦颐、程颢、程颐在畅岩讲学读书,誉满天下,更吸引大批文人墨客到此寻芳。历史在沉淀,江水一如既往地包容,1700多年的历史,让江水变得深邃,折射出令人着迷的文化魅力。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此生息的人们是开放包容的,也是勤劳热情的,他们用最赤诚的心欢迎投资兴业的客商,用心用情提供“妈妈式”服务,让投资商找到“家”的感觉。

位于平南县大安镇的粤东会馆始建于清乾隆五十八年(公元1793年)。莫新雄 摄

工业的脉络依照用地规划有序地向周边延伸,工业园的路网建设、管道布施、水电安装,三日一小步,五日一大步,每天都以新的面貌示人;园区是充满活力的,一刻不停地用喧嚣和忙碌来彰显他异常充沛的精力,平地基、打桩、搭建厂房、机器安装、生产流水线、工人上下班、原料和成品的进出,都在各自的小立面里,表达着他们不容忽视的存在。这些相对独立的小立面,纵横交错成一个热火朝天的大立体,他24小时在自转,以热火朝天的干劲,构建出一个新时代的江滨小城。

最常和园区打照面的是各种公务车。他们不分寒暑,不惧风雨,在园区各处穿行,掌握了解土地利用情况、落地项目建设进度等情况后,又马不停蹄奔赴他处。有时候车辆会直接开进企业,询问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有时候停在园区管委会,在九楼会议室召开推进解决各类难题的协调会。会议通常不太长,结束后与会人员各自分头行动,有的回办公室部署工作,有的直奔现场落实问题,就像这些江水,涌动不息。

在平南,水是流动的,山野阡陌也是流动的。山脉自北向南,绵延不绝,江河溪流,蜿蜒相伴。来这里投资的客商利用这得天独厚的资源,开发了商业、产业、文旅业。跨越安怀、官成等乡镇的风力发电项目除充分发挥自身的商用价值外,还成为旅游打卡地;佛子岭、东皇山的矿泉水,以及瑶鹰山泉的开发和利用,既保护了水源,又养人身心。以一桥为中轴线的“南雄北帝”(雄森动物大世界、北帝山旅游区),俨然成为平南亮丽的旅游名片。旅游车开进来了,带来了大批的游客。旅游新格局已然搭建,景区不断提档升级,来自天南地北的旅客享有了超值旅游体验。

畅游平南,康养和旅游结合、文旅融合方向已经日渐成熟,露营基地、围炉煮茶、自摘园、田园农庄等正悄然兴起,成为周末休闲的好去处。人们在假日带上家人、约上三五好友,到这里触摸大自然或细腻或粗犷的脉搏。那些被生活牵绊得沉重的心事,顿时轻得像一片如纱的薄云般,随着风飘走了。

夏至春未央。稻田里的虾,仿佛一夜之间,又长大了许多,雄健有力的双钳用力划拨开水草,觅食、嬉戏或求偶。养虾人沿着虾沟划拉着一条小艇,手里的网兜长了眼睛般搜罗并清理水里的杂质,水波的剧烈晃动让稻虾受了惊,呼啦啦地四散而去,那箭一般的速度,迅速拉长养虾人的视线。养虾人心里有着自己的“小九九”:你们只管野蛮地生长吧,再过一个月,你们这批就能上市了。

田野间,绿色的稻浪涌过去翻过来,稻叶压着稻叶、稻秆挨着稻秆,柔韧的腰肢载着风载着希望,充满韵律。头顶着全国粮食生产基地县的美誉,在平南,粮食安全是执政者最关注的主题,“藏粮于技”是耕作者最大的心头愿,他们的梦,有着稻谷般金黄的颜色。

江水浩浩荡荡穿城而过,拍岸浪花是奋进的号角。沃柑、柚子、龙眼……在四季的轮回间,此花开过到彼花,花落挂果,都有果农精心呵护和照料,直至它们与口袋建立直接的联系。万亩油茶绵延在高高低低起伏的山丘,光是开花就让人喜悦了,待来年结果,将是一件多么值得期待的事。电商也在蓬勃兴起,名优农产品像西江的小支流一样,流向全国各地的市场,把果农的目光牵引向无限的远方,他们盘算着延长产业链,把利润再翻一番。

时间是流动的,日历总要一页一页往下翻,天地万物都要更新它们的模样。水稻抽穗了,玉米结果了,村庄褪下岁月年复一年叠加在身上的斑驳和杂乱,焕发出全新的魅力。旧的要保护,于是那些名胜古迹得以在新时代里讲述老故事;新的要修建,然后高楼园区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产业发展、乡村振兴、文旅融合,成为这个江滨之城新的生命线。住在这里的人们,脑子里的想法愈发亮堂,他们的话题变得丰富且辽阔,文明、健康和创业成为高频词。

长夏江城生好景。这座城,风是流动的,不断带来新的信息;江是流动的,不断地洗刷着小城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作者系广西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泥土的芬芳与深沉——评红日作品集《码头》

作家红日最新作品集《码头》,从不同维度呈现了作家对乡村世界的艺术观察与深刻反思。

文化 2023-05-18 12:26

漓江文学之夜闪耀时代荣光

5月13日,首届漓江文学奖将世界的目光再度聚拢。与会作家发声,用文化为漓江赋能,“这样大家以后再提起漓江,不仅有山水,还有文学”。

文化 2023-05-17 09:55

专家学者齐聚漓江之畔研讨“新南方写作”

2023年5月14日,第十二届“今日批评家”论坛在桂林举行。

文化 2023-05-15 18:09

一船灯火一船诗:水上音乐诗歌朗诵会在邕江举行

2023年5月14日晚,南宁国际诗歌周夜游邕江诗歌朗诵会在百里秀美邕江上演。

文化 2023-05-15 17:32